歲跟著三雲的步伐。

 

 

比他高半顆頭的清麗女孩牽著他的手,口中輕哼他未曾聽聞過的曲調。

 

 

街上人來人往,路邊小販的叫賣聲和人們之間的談話聲,看起來和一般市場沒有什麼不同,這是白天的「黑街」。三雲說,夜晚的黑街就像夜市那般熱鬧,紅紗燈懸上,蕭笙爭鳴,宛若看著煙火飛上最高點那般美麗。

 


『──不過呀、晚上的黑街雖然漂亮,歲還是不要出門的好!』



『唉?三雲和爺爺說了同樣的話耶!為什麼?爺爺他自己晚上都亂跑,我自己待在屋裡無聊得很!』



『唉呀、歲很可愛嘛!要是你被壞叔叔們拐走,三雲可是會傷心的喔!』



『騙人!三雲上次還說要把我賣掉,妳不會哭的!』



『阿啦、下次帶歲夜遊,晚上的黑街可是很漂亮的喔!』



『三雲妳不要逃避話題!』

 

 

歲沒想過的事,那個大自己一些的女孩子真的來兌現她的話。晚上忽然從他和爺爺暫租的旅舍窗子進來──

 

 

她說,歲、最近有祭典呢!

 

 

異色瞳裡染上街外的燈火,好不明亮。

 

 

糊里糊塗之下,忘記爺爺曾交代過他晚上不要出門這回事。到了約定的當天,唯一跟在身邊的大人正好有事外出,年幼的歲心想正好可以偷溜出來,只要爺爺回旅館之前到就好了!

 

 

「三雲、要哪裡?」

 

 

他們走了開一段時間。歲沒有來過這地方,在黑街他不敢離自己認識的領域太遠。

 

 

「要去『花巷』,我住的地方喔。」

 

 

她說,她想讓他看看紅紗花燈點亮的街上。

 

 

「不過呀、歲果然不適合那個地方呢!」

 

 

三雲補充著。

 

 

歲滿頭問號看了回去,而對方笑而不語。

 

 

直到很久之後,個子拉得比三雲還長時,他才知道所謂的「花巷」代表什麼意思。不單純是交歡的地方,包括年幼的三雲活在那裏的意義──雖然這是後話了。

 

 

 

 

 

 

 

「大小姐妳回來了!」

 

 

牽著歲手的三雲聞聲抬起頭,看向聲源處。

 

 

那是一棟相當漂亮的房屋,由木頭構成,和其他區域的建築很不一樣,而且木上繪有亮晶晶的圖案,尤其,門外柱上的雕刻看起來栩栩如生,雖然歲看不懂上面刻著什麼。

 

 

貌似呼喚好友的女性趴在二樓的欄杆上,以著誇張的方式向下揮手,歲有一度擔心女性會不會掉下來。

 

 

「唉呀、好久不見了,蕭梓。妳看起來又更加漂亮了呢!」

 

 

他的朋友朝對方扯開一抹笑容。

 

 

「漂亮嗎?小姐的嘴越來越甜了呀!──不過,我的大小姐,妳可又叫錯名字了,我是樁苑!」

 

 

對方應該是假裝生氣的嘟起嘴。因為那個大姐姐看起來好開心。

 

 

「是樁苑呀!對不起對不起,名字真的太多了我記不勞嘛!」

 

 

三雲咯咯咯的笑起來,清亮的嗓音令人感到舒服。

 

 

樓上的大姐姐手掌托著下巴,明媚的臉看起來好幸福。

 

 

「那是小姐每次都隔很久才回來一趟!很多新進的姐妹小姐都亂叫呢!再說卉姐姐相當生氣喔,小姐妳這是出遠門又沒告訴卉姐姐了!」

 

 

「哎、幫我擋擋嘛!卉小姐生氣起來真恐怖!上次抓我耳朵直念了三個小時還不停,我以為快要回歸真神懷抱呢!」

 

 

「──那妳還是趕快回去!不要在凡間作孽了!」

 

 

套句未來他常說的話,「自作孽,不可活」。三雲才剛訴苦不隔三秒,身後就站名女性用狠戾的眼神瞪下去。

 

 

「唉、卉、卉小姐,妳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歲頭一次見到友人開口結巴。以往只有他被玩得氣不出話來。

 

 

白髮女人穿著一身黑,大外套包覆她身體,只露出膝蓋以下纖細的小腿。女性幾乎沒有色素的灰眸撇了他一眼,又瞪往笑得一臉慌張的友人那。

 

 

「用同樣的招術騙女人是不會成功的。」

 

 

女性冷冷的回答三雲。

 

 

而後,修長的腿無視三雲滿臉無奈,逕自走向門口。

 

 

「請不要站在門口影響生意。」

 

 

「嘿嘿、卉小姐真溫柔。」

 

 

三雲藝這句話作為總結,拉著不明所以的玩伴踏入室內。

 

 

樓上的大姐姐愉快的爆出笑聲。三雲告訴她,卉姐姐是個溫柔的人。而之後她說過很多很多次。

 

 

三雲並不是尋著剛才那個白髮女性進來的路。

 

 

「等一下太陽下山,卉小姐的店要開了。」

 

 

所以,進得房間是間放雜物的小房間。

 

 

三雲拉著他的手,很熟悉地找出提燈點燃,晃晃的燭光照出不穩定的明亮。

 

 

「先去我房間,午夜我們再去夜祭。」

 

 

歲沒有問三雲什麼是夜祭,乖乖抓住友人沒提燈的那隻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