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標九 六道骸
  
  
  
  
  他從接受那雙眼睛後,就沒好好睡過。
  
  閉上眼,不屬於他記憶的陌生影像頻頻灌入腦中,是尖銳刺耳的尖叫聲、是馬踏過爛泥,髒水飛濺的平凡景象、甚至是男女本能的交歡行為,他從來沒有想看過──但是他無能為力。
  
  然後,在偶然之下,他遇見在夢連結的那個女人。
  
  紅髮碧眼,臉上的表情可以說漠然得可怕,就好像──對,就好像玻璃櫥窗裡精緻的洋娃娃,但一眼能讓人明白眼前的東西是死的。
  
  那個女人穿著ㄧ套黑大衣,胸前有奇怪的十字架標誌,但和教堂裡的又有些不太一樣。
  
  她比那時的他還高,年幼的他必須揚起脖子才能看見女人那雙如死水的翡翠色瞳仁。
  
  女人雙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高挑的身子站得筆直,卻給人一種很不協調的慵懶感。
  
  她眨了眨綠眼,憑空出現的人安靜了幾秒才緩緩開口。
  
  『我記得是女孩子。』
  
  聲線中透著一種冷冽感。
  
  六道骸聽了忽然有一股想翻白眼的衝動。
  
  ──所以說,大姐妳是連錯人的夢境嗎!
  
  當然,他不會這麼說。
  
  『……很抱歉,我並非女孩子。』
  
  『是嘛,再見。』
  
  紅髮女人在脫口之際,消失身影。
  
  這是六道骸第一次和那個女人的莫名碰面。
  
  年幼的他愣了愣,看著對方極其自然消失,不免覺得有些惱怒。
  
  擅自闖入人家的夢境、擅自將人認成女孩子,然後,擅自消失。
  
  處於人生不可愛年紀的六道骸相當討厭紅髮女性。
  
  
  
  ※
  
  「欸、夏日祭典?」澤田綠眨了眨綠眼,表情疑惑看向提出約會的人,「夏天的聖誕節嗎?」
  
  京子一聽彎起嘴角笑了出來,而小春則是不客氣哈哈笑出聲。
  
  「才、才不是呢!哈哈哈、小綠妳真的是太可愛了!」
  
  三浦春擰了擰一臉呆滯的金髮女孩子的臉頰,趁人家還沒反應過來抱住。而後發出超可愛超可愛之類的感想。
  
  「嘛、好像差不多,但又不一樣呢!」
  
  笹川京子說出完全沒有解釋到的句子。
  
  「嗚、嗚哇!小、小春妳快放開我!」
  
  綠往後掙扎,可惜背後是床鋪,等於她把自己往死裡推。
  
  「才不要呢!」
  
  「不過,小綠應該沒有和服吧,我家有好幾件,可以給妳挑喔!」
  
  「欸、和服呀!這麼說來小春那套米色的從新年過後就沒有穿呢!我們明天一起穿和服吧!」
  
  「好呀!就這決定了,好期待呢!」
  
  「等、等等!我都還沒答應呢!小春和京子妳這是陰謀吧,哪有人家接那麼順的!」被壓在小春身下的綠連忙抗議,可惜決議在30秒內通過,無從反駁。
  
  
  
  「真是的!什麼跟什麼呀!」近晚餐時間,綠送走來家做客的三浦春和笹川京子後,憤恨不平地唸著,順道將房間裡裝餅乾和飲料的杯盤收拾到廚房。
  
  「什麼跟什麼呀妳!夏馬爾那個家夥最近該不會又被女人們追殺吧!」
  
  同樣拿空盤子和杯子下來的獄寺習慣性皺起眉,他看見澤田綠的下一瞬間想起的是夏馬爾,畢竟那位不良醫生曾經是女孩子的保護者,有一段時間幾乎形影不離。現在,看到澤田綠後沒見著夏馬爾反而有種意外感。
  
  「啊、隼人呀!」綠接過他手上的盤子,順便連同他的分一起洗了,「才不是那個大叔呢!是說你參加過夏日祭典嗎?聽京子和小春說並盛每年度都會舉辦!」
  
  「……說到這個別問我,我只比妳早一點來日本,再說都怪山本那個家夥,沒事幹嘛弄喚人家房子,要讓十代目和我去幫忙顧攤販!」
  
  「欸、隼人要去打工?真不可思議!」
  
  「啊?什麼跟什麼呀!」
  
  「因為你可是大少爺呢,用日本的專有名詞來說……嗯,那個叫什麼?啊,『生活廢』!」
  
  「……澤、田、綠!別以為妳是女人,我不敢打!」
  
  「欸嘿、媽媽書今天有炸豬排喔,要留下來吃嗎?雖然碧洋琪姐姐也會留下來就是了!」說著,綠俏皮地眨了眨眼,快速繞過椅著木櫃子的獄寺,離開廚房。
  
  獄寺面色不佳咬了咬牙,最終嘆出口氣。
  
  這是女孩子第十八天、也就是第十八次詢問她要不要留下來吃晚餐。第一、二次還可以完全不猶豫拒絕。他不認為自己是個細心的人,但也不至於向山本那個笨蛋那麼沒神經呀!
  
  自從在超市被看見抱著ㄧ箱速食麵回去,他以為沒有什麼大不了,反正肚子能填飽內容物什麼都可以。
  
  「啊、獄、獄寺!」女孩子離去不久,尾隨獄寺下樓的綱吉連忙開口。
  
  「十代首領!」
  
  「那、那個呀、今天媽媽有做炸豬排,要不要留、留下來,媽媽的炸豬排很好吃喔!」
  
  澤田綱吉小心翼翼詢問,褐眼不安瞥向友人,沒過一秒又連忙移開。
  
  ──什麼跟什麼呀!這對兄妹!
  
  獄寺隼人忍不住想扯開笑容,但基於那股從來沒感受過的情緒,他選擇低下頭來沒讓親愛的首領見著,悶悶地回答。
  
  「……今天就打擾了!十代首領!」
  
  「不過如果──咿、欸欸欸欸欸!」
  
  綱吉原本想晚轉告訴他不然帶個飯糰回去也不錯之類,沒想到在歷經十幾次失敗後,獄寺忽然答應。
  
  
  
  ※
  
  「……怎麼又是你。」
  
  女性吐出抱怨性質的字眼,但語氣聽起來像是在問安一般平靜。
  
  六道骸張了張嘴,他想,該抱怨的應該是他,畢竟這個夢境是他的,然而最終開口的是:「日安、觀察者小姐。」
  
  場景變換。
  
  一瞬之間。
  
  紅髮女性瞇起綠眼,表情說不上喜悅也談不上惡劣。
  
  「我沒有名字,六道骸。」
  
  市集廣場,人聲吵雜。
  
  女性冷冽的聲音比任何都要清楚。
  
  她隨意拉了張椅子坐上。露天咖啡廳的服務人立即現身遞給她菜單。
  
  六道骸站在人群之中,他看不見路人的面龐,儘管場景無比真實。人的面孔卻模糊不堪,包括那名侍者。
  
  「是幻術,六道骸。」
  
  女性沒有任何隱瞞開口。
  
  「喔呀、我知道喔。」
  
  附和女性,六道骸拉開桌子另一旁的椅子坐下。
  
  「那麼,焦糖瑪奇朵如何?那個傢伙可是相當喜歡甜食喔!」
  
  「不了,我只記得黑咖啡的味道。」
  
  下一秒桌上出現冒著熱氣的馬克杯。
  
  六道骸微微揚起嘴角的弧度。
  
  「嘛!原來小姐在那次就不存在了呢!」
  
  略顯刻薄的話語。他輕輕吐出。
  
  紅髮女性面不改色瞥了男孩子一眼,隔了幾秒才開口。
  
  「如果你『存在』的定義是如此的話,那麼沒錯。」
  
  「……沒想到那誠實呢!」
  
  「好了,我大概有好ㄧ段時間不會再出現,今天只是來看看你,六道骸。」
  
  「欸、不問問她嗎?」
  
  「不需要。再見。」
  
  然後,
  
  吵雜的聲音消失。
  
  睜開眼來,他坐在草皮上,微風緩緩吹過。
  
  他回到自己的夢之中。
  
  
  ※
  
  「小綠、吸氣喔!」
  
  奈奈溫柔的嗓音在身後,綠乖乖用力吸了口氣,奈奈一下子拉緊腰帶,她感覺腹部特別不舒服,五臟六腑簡直快皺成一團。
  
  而後,奈奈在綠背後打了一個漂亮的結,拍拍女孩子的肩膀說:「好了喔!」
  
  收到訊號,綠重重吐出氣,放鬆腰間的力道。
  
  「嗚哇、超可愛的喔,小綠!」
  
  她毫不客氣誇讚自己的女兒。
  
  「京子、小春,好了喔!」
  
  「『好』!」聽見奈奈的呼換,兩個女孩子連忙應聲從房門外竄進來,語氣中有濃濃的興奮感。
  
  「『啊!好可愛!』」
  
  綠才一看見兩名同年紀的女孩子,她們立刻尖叫起來。
  
  她下意識下被高分貝嗓音嚇得微皺起眉,回頭看笑得花枝亂綻的母親,不安地拉拉寬大的衣袖詢問,「媽媽、穿起來不會很奇怪嗎?」
  
  藍底白花、腰帶是白色的。
  
  奈奈一手摀著臉,笑彎了眼:「不會喔,小綠非常可愛!」
  
  鑒於母親半是認真的肯定,綠癟癟嘴,她沒有想到和服穿起來如此麻煩,現在想要反悔都來不及。
  
  
  
  「那妳們快去吧!這個時間點過還趕上煙花呢!」
  
  奈奈催促三個女孩子趕緊出門。
  
  女孩子們應聲好,一一向她別,才嘻嘻哈哈離去。木屐踏過的響音聽起來相當歡快。
  
  兒子和女兒接連出門,她想,她可以趁這個時候好好整理整理他們的房間。綱吉的房間自里包恩先生來之後表面上乾淨很多,但他總喜歡將東西堆到壁櫥裡。小綠雖然是女孩子,房間卻沒有女孩家的氣息,改天晃晃百貨公司吧!
  
  ──這麼說來,孩子的爸爸好久沒有寄信過來了呢!
  
  
  
  「等、等我一下!」
  
  不行了,綠忍不住呼換身旁的友人。
  
  穿類似窄裙的服裝走樓梯什麼的為甚麼京子和小春毫無阻礙呢!怨念不已的她雙手撐在膝上,抬頭看向不遠上方的兩人。
  
  她們出門的時間晚了,路上沒有想像中的大量人潮,一路上燈火光明,遠方半山腰處在一派黑幕之中,更顯得明顯。
  
  「咿耶!小綠,加把勁!前面可是小春找到的最佳地點!」小春嘗試拿東西誘拐。
  
  「小綠可以的,體育課上的長跑妳可是第一呢!」京子試著觸發內心的自信心。
  
  「煙花、我要煙花!」聽見煙花,綠免強拿出許久不見的耐力,而後吐潮京子:「長跑歸長跑!要是體育課穿木屐跑,我也會變成倒數第一的!」
  
  然後,結局會變成她和敬愛的兄長就會一起被里包恩先生一起追殺。
  
  ──所以說,一切都是和服和木屐的錯!
  
  
  
  「欸、那不是阿綱先生嗎?」
  
  小春踏上最後一層階梯,看見熟悉的人影。這裡是半荒廢的就神社,小時候父親曾帶她來這附近抓蟬,而且位在並盛神社的上方,由這裡看煙火一定很清楚!
  
  「小春、京子、小綠!」
  
  爬上最後一層的綠也看到兄長以及獄寺等人。
  
  「阿綱哥,你們不是要顧攤位嗎?」上次山本同學在七夕時弄壞老人會所,今天他們是義務服務,她剛
  才才向他們買巧克力香蕉呢!
  
  「……嘛、這、這個說來話長……」澤田吞吞吐吐的開口,蜜色的雙眼死死盯在地上。
  
  然而,綠還來不及聽見答案。
  
  山本爽朗的聲線帶著濃厚的興奮氣息,「煙花開始放了!」
  
  伴隨他的喊話,背後傳來巨大的聲響。
  
  綠轉身。
  
  金色的巨大花朵散在空中,底下剎時傳來陣陣驚呼。
  
  她瞪大翠綠色的瞳仁。目不轉睛的。
  
  
  
  ※
  
  是夜。
  
  波滔洶湧。
  
  海浪獨特的頻率打在岸上,六道骸睜開異色雙眼,緩緩開口:「我聽到了,犬。」
  
  「啊、嗚……沒什麼,我先去看看外面!」原本在誘勸千種和自己猜拳,輸了要去叫醒椅在一堆貨物中睡眠的阿骸。然而誘勸尚未成功,目標物反將一軍。
  
  犬慌張的回應,粗魯的躍過千種,獨自一個人衝往上方。
  
  「……真傷腦筋!走吧,千種。」
  
  聽見犬似乎撞到某樣東西,六道骸忽然發覺頭好痛。
  
  千種推了推眼鏡,半聲不響僅只點點頭。
  
  六道骸熟悉的走在船倉貨物堆之中,一個月半來的偷渡生活想不了解不行。
  
  「……骸,你做噩夢了?」走在六道骸身後的千種忽然開口。
  
  「欸?」千種的問話使他愣了愣,「差不多啦!」夢見討厭的人根本是噩夢。
  
  「嗯。」
  
  「希望能快點找到彭哥列呢!」
  
  「嗯。」
  
  
  
  ──原本還想在踏上日本土地的前夕好好威脅那個女孩子呢!
  
  但是被那名討厭的紅髮綠眼女人打亂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