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期待中的那一邊
  
  
  
  
  雨的味道。
  
  開學第一天,是個陰天——不過我相信過不了多久就會下起雨來。
  
  「結羅、我去上學了!」我精神飽滿的朝自從收到入學通知書後,開始悶悶不樂的小小女孩道別。
  
  「笨蛋小鬼!這個帶在身上不要離身!」嬌小的結羅眨了眨紅色漂亮的雙眼,滿臉不悅瞪了我一下,而後將不知道從那兒用來的護身符拋給我。
  
  「我才不是笨蛋呢!」向她吐了吐舌頭,乖乖地收好紅繩繫著的掌心大小物品,「那麼,我去上學了!」
  
  
  ※
  
  我不知道結羅為什麼不怎麼同意我去Atlantis。儘管Atlantis的設定真太奇幻,說出去恐怕十個人之中有九個會覺得你是神經病,而那個渺小的之一很可能是守世界居民。
  
  和結羅不一樣,代導學長帶我去所謂的另一邊時,我喜歡的不得了。因為異相變日常,彷彿我在那邊可以普普通通當一個人類。
  
  不再受人異樣眼神看待。連呼吸起來都感覺輕鬆許多。
  
  所以,我喜歡那一邊。
  
  
  
  「喔!學長早!」
  
  清晨快六點,我在四周沒有什麼店面的小火車站,和一個比我高顆頭的男孩子打招呼。
  
  他穿著熨斗燙好的藍白配制服,頭髮好像有修剪過,比上次見面時短一些。
  
  學長彎起帶有倦意的眼,朝我給了一個親切的微笑:「早,小瑀。」
  
  他是褚冥漾,雖然面龐看起來說不定和我同年,實質大我一歲,而且巧合的是我們同國中。
  
  他將是我高中為期一個月的代導學長。
  
  「小瑀你吃早餐了嗎?」學長遞給我一個塑膠袋,裡面是飯糰和瓶裝牛奶。
  
  我應了聲謝謝。眼神飄向學長的身後。
  
  如果是平常,我可能會問學長昨晚是不是連夜破關的關係,今天才這麼沒精神,但今天不同,站在學長身後多了一個人。鑒於我常看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神奇東西,那個人身後有影子,且學長時不時會轉身過去和他說個兩三句──我才敢確認學長身後那個幾乎全身黑的高挑青年是個人。
  
  他戴了頂鴨舌帽壓低低的,我看不清他到底長怎樣,只能憑他漂亮的下晗猜測,對方大概有著ㄧ張絕世容顏吧。
  
  不過對方全身黑裝,帶個遮住臉的帽子,唯一的特徵是長到即腰的黑色馬尾,如果不是學長有在跟他說話,我可能以為對方是來搶劫的。
  
  「學長你們兩個難道昨天徹夜破關的關係,精神狀況都不太好耶!」我努力斟酌使用的字眼。良好的人際關係,來自於日常,為了讓高中生活不那麼悲涼,我決定保持向上的精神,增加社交能力。
  
  然而,得到的則是褚冥漾學長的悲鳴,因為馬尾男聽見我開口說的話後,立即朝身邊來一記手刀。
  
  「誰跟他一樣會做那蠢的事!」
  
  「──嗚哇!很痛啦、學長!」
  
  原來馬尾男也是學長呀!
  
  「默契真好呢,學長們。」聽說感情好的才會打架,我羨慕地說。
  
  然後,
  
  我也受到和褚冥漾學長一樣的對待。
  
  「學、學學學學長!」
  
  明明是我遭受暴力,尖叫的反而是褚冥漾。
  
  「學長,是我會痛不是你呀!」叫得好像被揍的人不是我!
  
  「小、小瑀!有沒有哪裡會痛!還是哪裡感覺不對勁!」
  
  在學長恐慌的狀態下,我摸了摸剛剛被打的頭,發現除了有點疼之外安然無事,正常的很。所以我笑著搖了搖頭,說:「學長,才打一下而已,頂多有些痛。」和一拳能打凹水泥牆的結羅相比,這種力道正常無比。
  
  「不能小看守世界的變態們呀、小瑀!」褚冥漾學長扯著嗓子嚷嚷,「他們可是能彈個手指直接讓前面換為平地的人喔!」
  
  「……褚,你是想直接讓你的腦子也化為平地嗎?」馬尾學長自然無比提出恐嚇。
  
  「絕對不是!」為了避免馬尾學長真的移平他的腦子,褚冥漾學長很快轉移話題,一路帶我們進月台等車:「小瑀,他是大我一屆的學長,今年大學一年級……嗯、全名叫颯彌亞‧伊沐洛……」
  
  可惜,他轉的方向有些許錯誤。
  
  褚冥漾學長說話越來越小聲,直到馬尾學長接著開口,他立即閉上嘴,我可以感受到站在我身旁的他繃緊了神經。
  
  「全名叫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你可以直接和他一樣叫我學長,或者直接叫前面那個名字。請多指教。」馬尾學長認真的朝我自我介紹。
  
  「好的,請多指教,颯彌亞學長。」
  
  如果現時有像漫畫那樣能自帶背景的話,相信我,馬尾學長現在此時此刻,四周一片漆黑,連展燈都沒有。可見氣壓有多低。
  
  褚冥漾學長深深的吐了口氣,或許因為有我在場的緣故,馬尾學長才沒有在第一時間和他掐架。
  
  學長等心裡做好建設,弱弱的開口:「學、學長,非常抱歉,我下次一定會記好的!」
  
  馬尾學長惡狠狠的撇了他一眼,沒有開口。
  
  「抱歉了,小瑀。」我的代導學長給了我一個不好意思的笑意,接下去說:「總之,學長他也是我剛入學的代導人,接下來一個月、啊,不,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來問我。我的號碼就在昨天給你的那隻手機裡。」
  
  我點了點頭,車站廣播器裡傳來屬時列車進站的鳴響。
  
  時間六點零二分。
  
  學生手冊上說到學校的火車就有這班,六點零五分。我想就是這台。
  
  印證我的猜想,馬尾學長說了聲到了。
  
  褚冥漾學長愣了愣,有點苦惱,但最後對我露出微笑:「跟我們走吧!待會可能會有點可怕,嗯,可能比妳想像中還可怕一點吧!但是,絕對不會痛,閉上眼睛,蹦跳一下,就會到了,相信我!」
  
  我有點不太懂學長話裡蹦跳的意思。礙於他說完後立刻走人,我想待會就明白所以然,也沒想太多。
  
  跟著他們的步伐走到月台最末端。鐵軌上發出一陣一陣極有規律的響鳴。
  
  這個時間點還很早,前台本身就沒有什麼人,況且更加偏遠的月台末。此時只有我和兩名學長。
  
  「對了,學長,待會是哪下車?」
  
  碰面後,學長直接待我進站,因該是他替我買好票。以後我要自己一個人搭車,不好好問清楚上課總一天會遲到。
  
  前面的馬尾學長對於我發問的問題沒有多說些什麼,給了我們一個堪稱可以降低溫度的冷笑,又轉身回去。
  
  「待會跟著跳就對了。」我身旁的學長有些虛弱的回答。黑眼裡有八分心虛。
  
  「哈?」為什麼我有一種誤入邪教的感覺!
  
  「沒、沒事的,火車來時跳下去就對了,一下子就會到校門口。」
  
  我覺得我有點明白那個「蹦跳一下」的意思了。
  
  「我第一次報到時也是跳火車,雖然跳來跳去過很多次,可怕是超可怕呀──總比去撞飛機簡單多了!」
  學長崩潰朝我說,大意是──這是最簡單的,我還遇過更令人崩潰的!
  
  「呀呀呀!沒想到今年又設在這裡了,這一定是扇董事的陰謀!明明知道不會痛但會有心理創傷呀!」
  
  「吵死了!」飛快地,馬尾學長踢了褚冥漾學長一腳,對我說:「跟著跳,要是慢了一步真的會血肉模糊一片!」
  
  說著,廣播器裡傳來制式化的女聲,要乘客退到黃線後,以免憾事發生。同時,馬尾學長逕自往前,越過黃線。
  
  褚冥漾學長表情不是很好,看來跳火車這件事給他的心理創傷很大。
  
  「哈哈哈、小瑀,不會有事的。」他努力對我露出笑容,想讓我放心下來。
  
  我親眼看見馬尾學長一跳,不是那種抱著必死的決心自殺般,單單只是在躍起跳過一個障礙物那樣,動作輕快無比。
  
  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前,褚冥漾學長拉住我的手臂,我聽見他不規則高頻率的尖叫聲,以及火車快速移動造成的風嘯。
  
  
  
  下一秒,睜開眼來,高聳的門立在我眼前。
  
  馬尾學長惡劣地嘲笑褚冥漾學長。
  
  感覺就像做了一個夢,夢醒後腦中空白一片。
  
  霎時間,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否還在做夢。
  
  
  
  
  「學長、我還活著嗎?不、不對,這是做夢吧!」太不可思議了,回想起學長拉住我衝出去的那一秒,身體還有種輕飄飄的感覺。
  
  ──可能是因為我還沒有睡醒的關係!撞火車沒死這種事絕對不可能存在!結羅快點來叫我起床呀!
  
  「沒、沒!這不是做夢呀!小瑀!」褚冥漾學長拉住我的手,他的手因為剛才過度緊張溫度有些低,「振作點!我們剛剛真的太火車了喔!」
  
  「學長你去跟扇董事抗議啦,為什麼不能用更正常的方式!」
  
  「你自己去投訴!」馬尾學長翻了翻白眼,「我跟夏碎有約,先走了。」
  
  而且不顧我們,一轉身,像魔法師隨手一揮,把自己變不見。
  
  在重申一次,我自小看得見另一邊的居民和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不過這些只要告訴自己一定是因為我眼睛太累出現幻覺,這樣至少可以減低我恐慌的內心。
  
  但是,
  
  跳個火車,從火車站直達校門口這種事……
  
  所以說,我果然還沒醒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