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鏡中花、水中月

 

*小段子

*虐

 

她比誰都要看重同伴,嘛、這麼說好了,有多重視呢──海源潮願意為了被她視為同伴的人擋刀,哪怕一劍穿心,在所不惜。

 

所以,他才會在聽見那個人殉職時,一點也不敢到意外,反而有種──啊、果然的體悟。

 

夜一向他說,小潮代替海燕那小鬼,死了。

 

語氣中難得有些小心翼翼。

 

他躺在屋簷下,半睜開眼,淺金瞳瞥了在現世難得是人型的紫髮友人。

 

夜空之下,女人的金瞳亮得好比滿天星。

 

「是嘛。」

 

他語氣平平。就跟平日裡的對話一般,十足的懶散。

 

而後,翻了個身,頭枕在手臂上,夜一在背後。

 

「喂、喜助,那邊……」

 

「啊啦,前輩她不會想看到我的。」

 

在夜一表達出今晚來意之前,他迅速打斷話。百年之間,誰和誰的心思,想一想便能知道大概,何況以他天才發明家的頭腦來說。

 

當他和夜一選擇隱瞞那件事時,已造成背叛。大概從那個時候起,前輩已把他畫為圈之外。

 

存在記憶之中的前輩,雖然一向冰冷冷的,和她說話從來沒笑過……嗚哇、這麼回想起來我還真不受到前輩待見呢──但,起碼至少會把人的話聽完!

 

「所以,夜一妳去就好了。」因為我和妳在她心目中是不一樣的。

 

比起不相見,那個人眼中沒有他的身影更加可怕──他寧可獨自一個人想著對方心中有他。

 

即使只是個夢。

 

即使只是個空虛的幻想。

 

他會用一輩子去記得。

 

──哪怕我們相隔百年不曾相見。

 

 

=====================================

 

般新家後乖乖打掃房間,赫然發現不知何時寫的手寫稿

現在回想起來大概只是單純想虐浦原罷了(不要打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