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我戰戰兢兢抿嘴而笑,臉上的表情肯定異常崩裂。

「要咖啡還是茶呢?」助理小姐溫和地詢問,整體表現素質良好。她看似沒怎麼在意我的失態--她剛剛才被我的尖叫聲嚇傻--語氣體貼得很。

「啊、麻煩了,請給我杯咖啡吧!」

解雨臣的助理姓陳單字敏。她說直叫她小敏就好,我哈哈應了聲好。

「那要不要我再帶幾本雜誌過來?剛開演而已,恐怕不只要等會而喔!」關上門前,吳敏再次提出體貼的方案。

我臉上帶笑地點點頭。

直至,門關上,這個空間完全屬於我後,才緩緩抿直唇瓣。

--嗚哇、現、現在逃走還來得及嗎

--不、不對呀五月,要是走了可是會被那個混帳嘲笑一輩子的重點是回頭該怎麼對陸叔交待!!

「欸呀、小姐怎啦?」在我掙扎之際,端著咖啡的吳敏進來,發出疑惑:「要找洗手間嗎?裡面走就是了!」

「不、不是的,只是小……小解好不容易復演,第一場戲下台該怎麼跟他說,還沒來得及想清楚!」啊啊啊、誰來告訴她如何和多年不見的青梅竹馬對話!!!

吳敏個子不高,一米五初頭,頭髮不長,才耳下沒幾公分,一張臉圓圓的,笑出來格外有鄰家大姐姐的氣息。

「那不妨誇誇解先生,小姐您是解先生的姐姐,家人的讚賞聽起來肯定格外開心。」吳敏將仍冒著熱氣的杯子放在台上,對我眨眨眼睛,俏皮地笑了:「像是我哥哥誇說最近瘦了,我肯定掏出腰包跟哥說妹妹請妳吃頓大餐!欸、可惜的是我哥每次回來只會捏我的臉,說『阿敏妳最近是不又長胖啦!』,說起來我真是有股想滅親的衝動!」

「嗚哇、他那張臉能誇嗎!」我有點想哭,自作孽不可活,十年前的我肯定能在他隨興一曲後,誇張的拍手說真太好聽了,現在……能嗎?「他老是崩著一張臉,比我爺爺繃著還可怕!」

吳敏倒是露出好奇,說:「先生在家裡也是那模樣?」

「差、差不多啦!他那張臉就那樣唄!尤其生起氣來……啊啊啊、算了,我不管了,心沒底抓不穩呀,小敏妳去忙妳的吧,就等他下台回來。」

「好呀,那有什麼事這隻手機直播我號碼就行。」吳敏交待起來,離開前回頭說了句不怎麼靠譜的建議:「那就撒撒嬌,再說幾句甜話兒,我爸就吃我這套!」

「唉呦、原來小解的形象在小敏身上是爸爸呀!」

「--解小姐可是要保密喔!老闆知道鐵定會開除我的!」

我笑了起來。

 

父親多是嚴肅又刻版,這是我從小說裡看來的,還有蘇淩淩說她爸爸時的形容詞。

我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連母親都不知道。聽陸叔說我爸媽在我很小時就走了,是爺養大我。我打小就不敢跟他問爸爸媽媽是怎樣的人,沒了爸媽我想爺爺比我更是難過,因為連對他們一點印象的我一提到早逝的他們都覺得哪兒怪,更何況是爺爺呢。

爺爺不僅是爺爺,他更是我的父親。

這麼想想,解雨臣大概是像爺爺的。

小時候還小,他性子穩,但親切的好比小白花般可愛,來我家學戲後,漸漸變得更加安靜,除了我吵著他玩,否則老一個人悶在書房溫書,要不就是在爺爺那邊學技巧。

我總是任意胡鬧,他會陪著,要不就是把我擰到書房,迫使我閉嘴。

我們都長大了,已經不是能讓脾氣牽著嘴講話的年紀。

就因為更是發覺我沒有任信的理由,我才會慌。

他是我的姊妹、我的兄弟,是除了爺爺之外最親的人,你說,我將他幾乎是拋棄十餘年,他能不生氣嗎?

--唉呦、越想越是堵!

 

 ======================

 

我沒想到有生之年還會更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