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真實」是什麼?

--是什麼說不是什麼,不是什麼說是什麼,這是假的;是什麼說是什麼,不是什麼則說不是什麼,這是真的。(引言  亞里斯多德)

 

--

 

對於雲雀麻理而言,七歲是一個黑白分明的一條線。

她曾經口口聲聲呼喚那名女性為「母親」。告訴她,她是最重要的。對她描述所有「外面」事情的人。她曾經、曾經無比信任的人。

--對於活在單一個房間內,年幼的小女孩而言,「母親」,即是真實。

 

可是,信仰最終倒塌。

猶如玻璃罐子摔落地上,發出極其清脆的聲響,那麼容易地、那麼不可牢固地,碎成一片--世界就此扭曲。

 

在遇見父親母親之前,麻理所能擁有的,只剩那位可能存在的兄長。

至始至終,沒有背離她的,虛假真實。

 

--在第一次見面,雙眼的視線交會,麻理確實相信,她想要去相信,不問緣由。

那名有著一頭白色頭髮,身型消瘦的人,是她無數個日子裡想像的人。

他說,他是「一方通行」。

捨棄了原先的名字,將自己的稱號深植學園都市每個人心中的第一名。

 

 

一方通行有個超級大的困擾。

是的,用詞無誤。身為學園都市七名LEVEL5中的頂端者、擁有無可比擬的頭腦,這樣子的他真的遇上了「麻煩」。

就跟那些三不五時堵在他租屋附近的王八蛋垃圾一樣……不,係數難度似乎是加倍、過了安全值的那種!

自稱「雲雀麻理」的女孩子歡快地死纏爛打--只差抱著他的大腿被他拖回住處!

無可何奈。

先不說,那女孩子--雲雀麻理與自己毫無交集,最多最多,憑藉他良好的記憶,唯一能清楚回想起這個名字時是在木原那個垃圾嘴裡偶而聽見,聽說是難得可見的實驗數據--對方沒有任何惡意,甚至對自己充滿難以形容的情緒。

在一方通行的世界裡,只有分成三種人自己,自己以外的其他人,還有垃圾。

女孩子很明顯被他歸類在第二類。

可是,一方通行猶豫了。

如果是對自己有惡意的人,他可以很愉快將對方揍到他老媽子都認不出來。

像是木原那個王八蛋。

而後,其他人根本不會和他扯上關係。頂多只是基本生活需求,例如在超市購買商品的結帳人員,他與對方的關係大概類似於「玩家與NPC」之類的

對於抱有善意的人,只要一聽他的名號,多少人會露出可笑懦弱的表情,想盡辦法逃離。所以,根本不可能出現。

然而,

基本的法則不見了。

有個人破壞平衡。

一方通行無法輕而易舉定義他自己與雲雀麻理的關係。

一下子之間,他覺得大腦似乎有些不正常。

一方通行感到煩躁,大半時間了無生趣的面孔皺了起來。

在他尚未整理好腦中的思緒,一方通行抓了抓垂肩的白髮,依舊打開租屋的大門--

「哎哎哎!哥哥、晚餐還沒有好呢!麻理今天被弓川小姐留晚一些!」

柔軟的嗓音傳至耳膜,藉由神經系統到達大腦,轉換成密密麻麻的資訊。

--陌生無比的生活模式。

「哥哥,跟你說喔!今天有奶油燉肉和玉米濃湯,飯後甜點是泡芙!」

女孩子從廚房探出頭來,一一會報今天的晚餐內容。

「啊、對了,媽媽說過這時候要說『歡迎回家』!」她毫無敵意,甚是親切朝一方通行微笑,而後詢問:「哥哥比較喜歡巧克力呢,還是抹茶牛奶?」

一方通行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如何。

這是新型的整人方式嗎她是要來收集些什麼情報嗎或者,是要實驗些什麼

 

--

 

『呀!找到了找到了!你是麻理的哥哥喔!那個人(母親)是這麼跟我說的。』白色蓬鬆的頭髮,偏紅的雙眼,熟悉的臉部骨架,纖細的四肢,身高很矮,看起來不像她身上那套制服該有的年紀--女孩子明媚的雙眼眨呀眨的,這是不屬於他的表情,不、因該是說他不可能會露出這模樣。

雖然特徵和他有一定相似機率,可是--

『吶、哥哥,我是麻理喔!給予麻理重生的爸爸媽媽為我命名為『雲雀麻理』呢,我呀、非常非常喜歡這個名字,不過比起和哥哥擁有的相同一個名字,麻理還是會把哥哥排列在第一個!』

嬌小的女孩子嘰哩瓜啦說著,揚起的嘴角似乎一時半刻掉不下來。

一方通行感到莫名其妙,女孩子像是傳教士對異國人宣傳主的偉大與仁慈。

--對方叫他哥.哥。首先在這一點上已構成矛盾,因為他可是學園都市下的XX,理論上來說並不可能。

『這麼說的話哥哥可能不太明白,在被命名之前,那個人叫我『XXOOO』喔,正確名稱應該是『XXOOO2』,那個人平常都叫我『小OO』。』

--XXOOO

『麻理很想很像見你,超想見你,無論夢中還是現實,現在、能和哥哥相見真是太開心了!』

--他和她擁有的一個共同名字。噩夢般的。

一方通行無法露出微笑。假裝也沒有辦法。

白髮女孩子眨眨紅茶色澤的雙眼,甜甜的。

他很煩躁。也沒有辦法拒絕。

是的。沒有辦法拒絕。

 

--

 

「……」一方通行嘗試用沉默來回答。

對於擅自跑到別人住處的女孩子,而且不經主人同意使用廚房--更根本來說,學園都市再爛的防盜系統起碼能聯繫警備員才對。闖空門的名校國中生,這個形容詞和主角不怎麼和平。

不過,對方如果是他的血緣關係者說不定能開鎖,或許,也可能是接受學園都市什麼隱密性的實現計畫,因此能接近觸犯法律邊緣來做事--就跟他自己現在參予的那場實驗一樣。

「這樣吧!」女孩子豁然開朗說,「哥哥今天吃巧克力,明天就吃抹茶牛奶!」因為一方通行不開口,女孩子以為他的兄長正天人交戰在思考要哪種口味,因此貼心無比地提供優良方案。

「--喂喂喂!妳哪隻眼睛看到老子喜歡吃甜食!」

「耶?」女孩子露出傷腦筋的模樣,卻理直氣壯開口:「因為你是麻理的哥哥呀!」

如果御坂美琴在的話肯定會說麻理快點撿回妳的智商!!--這種毫無邏輯性的對話,放在常盤台學年第一的學生身上,是多麼不可思議。即使雲雀麻理確確實實是名女孩子。

可惜,這裡只有一方通行露出古怪的面孔。

--誰是妳哥呀混帳

「理論上來說,麻理和哥哥的基因排列幾乎相同嘛!」女孩子努力尋找癥結點所在,「會有相同的喜好也不奇怪!」

一方通行吞回想諷刺十足的話語,紅眼隨意一撇,將話題轉個彎,說:「是說妳說的晚餐和時會好?」

他很少使用廚房,使用時多半只是將東西放置冰箱。當初租這間房間不過因為舊區的人口流量少,加上接近商業區,房間的配置及價錢他沒多在意--對於一個人生活的一方通行,他在意的並不是機能上的問題。

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三個電鍋喀啦喀啦響著,除此之外並沒有使用跡象--大概是從超市直接買個冷凍食品回來吧!一方通行如此判斷。

--如果晚餐真是這樣子出現的,老子肯定不會考慮回來吃。

不久之後,一方通行將會發現,雲雀麻理這種奇怪的煮飯方是何從來。

將所有食品全以電鍋來料理,是某位一年四季穿運動服的教師的獨門祕技。

「啪!啪!啪!」很是規律的三聲。

麻理彎起紅茶色澤的雙眼,一副開心十足模樣回應:「太剛剛好了!」

一方通行嫌棄卻將東西全吃完,大約在八點半離開。

麻理不打算詢問。

學園都市有百分之八十人口的身分是學生。大部份機能與政策針對這部分而大幅修改,約過八點後,商店和公共設施陸陸續續結束一天的營業。

這時候有學生在街上晃著,警備員說不定會開口勸導學生趕緊回宿舍。

--兄長他,大該不是出去夜遊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