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麻理輕輕地露出微笑,目送兄長離開。

白色垂肩的頭髮,瞳孔的素色幾乎沒了,呈現更深的紅。身型消瘦,膚色有一種久未出門見太陽的病態感。那個人比自己高一些,性格也比自己更加冷漠很多。

--這是她的哥哥。

打小在貧民窟那種髒亂的地方滾過一圈,麻理的心理狀態比同齡的孩子要更加敏感。

沒有感人的相認,沒有被當成一則無傷大雅的笑話,更沒有被當成瘋子。

 

--

 

『呀!找到了找到了!你是麻理的哥哥喔!那個人(母親)是這麼跟我說的。』麻理說。

對方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深紅的瞳仁瞥了一眼,淡淡開口:『讓開!』

狹窄的巷子裡,夏天夜晚的風透著涼意。他們在同一條線上,彼此的視線是有相交的。昏黃的街燈是唯一的光源,抬頭只有模糊不清、沒有星光的夜空。

麻理眨了眨眼睛,往牆角靠了過去。

一方通行直直走了過去。

麻理感到開心。比起黃泉川小姐突然帶了個點心回來時還愉快。

她注視那個人蠻不在乎走過去,腳步沒有緩下來、亦沒有加快。

那個人是,母親口中唯一的完成品。是她誕生以來,唯一的目的。

雖然現在有父親和母親,有很帥氣的小伙伴,有心理變態一點也不可愛的學妹,有身材很棒教訓人起來很可怕的代理監護人--他的排序,始終在第一。無論如何。

當然,無關於對方的意願和理念。

一方通行是雲雀麻理的兄長,而且深植入骨。

『哥哥,妳要去哪裡呢?』麻理很快跟上先走的一方通行。

『……別跟過來!』一方通行愣了幾秒,才開口。

『回家嗎?哥哥你家在哪裡?麻理想參觀!是說哥哥平常會去哪裡呢?在哪間學校上課?順便一提,麻理現在在常盤台喔,如果哥哥想來參觀,雖然麻煩了點,但絕對沒有問題!啊,對了,這麼說來--』

『……閉嘴個三分可以嘛!!!』雖然反射能連聲音一同屏棄掉,比他矮小的女孩子揚起頭跟在他身旁,嘴巴一張一闔,憑他的演算能力,唇語這種小事難不倒他。總之,就是很煩!

『--所以,三分鐘後能說話嗎?』

『……』學園都市LEVEL5中的NO1,一方通行放棄了。

 

--

 

如一方通行所說,時間差不多到時,他從臥室裡出來,簡單說了句:『離開時記得鎖門,我可不想回來見到房間內所有的東西被搬空,小鬼。』便走了。

麻理當然乖巧要命回應。

平板螢幕裡傳著私聊和幾則從聊天室裡抓下來的趣事。

麻理半躺在沙發上,想著今天下午弓川小姐聽來的都市傳說。

幻想御手(LEVEL UPPER)。

據說是種可以提升能力等級的東西。目前不清楚真正的「東西」是什麼。根據聊天室傳得亂七八糟的訊息,有人說是台新開發出來的機器、有人說是可以增加腦細胞的藥品、有人說是新的腦部開發專利。

沒有人可以明確表示出,那東西究竟以什麼為媒介。

這則都市傳說之所以會如此流行,是因為有人說真的成功提升自己的等級。

如果消息止於這裡,麻理和弓川萌大抵不會對這條消息保持熱忱,甚而想去了解。

都市傳說嘛,誇張一點也是有可能。真實性太低了。

她們關注的點在於無能力者(LEVEL0)升為異能力者(LEVEL2)。

消息真真假假。

0與1之間的差距大過龐大。這是無與有的差距。虛假與真實間的那一條線刻得太過於深,有多少東西能橫跨過去呢。

弓川萌說,假如這個消息是真的,不管使用哪種媒介--世界會因此瘋狂。

沒錯,是世界。

不單只有學園都市。

這個東西將會是能力者的產生器。

歷經數年,眾所知道學園都市裡的科技已超越外面世界二十多年。由藥物、催眠術和一連串的腦力開發課程,最終好不容易超能力。藉由腦內個人的現實(Personal Reality)對微觀世界造成影響,並因混沌理論將影響擴大、放大,才形成超能力。

兩千多萬的學園都市人口裡有多少是超能力者?

而且,獲得能力的人哪個不是沒接受一大堆繁瑣的課程?

啊、裡面當然有力外,被稱為「原石」的能力者--麻理就是其中一個--不過這些人全世界加起來不可能過百位數。

假如,假如是真的話--也因為這樣,弓川萌才會對這則都市傳說如此上心。

只要有幻想御手(LEVEL UPPER),要幾個能力者就有多少。

--那她只要針對幻想御手分析原理,實驗將有一大步的前進。

 

「--嗶哩叭啦!嗶哩叭啦!」

來電顯示:來囉嗦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麻理頓時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擁有那門手機號碼的人的真名叫作,黃泉川愛穗。

就是麻理目前借住的地方的主人。是個看起來有點高冷的大姐姐,可只要一開口,內心的到外在完全是標準的行動派。是個熱血笨蛋。是很囉嗦、非常麻煩的那種。

當初夜遊被抓到,麻理被迫交待出很多個人訊息,和該死的深夜輔導。想來就頭皮發麻,她可不想再次和女性面對面來個意義深遠的教育--這根本是酷刑!

幾秒鐘後,鈴聲停止。麻理手上還握著約一張撲克牌大小的手機。她努力在腦內設想好幾種方案,說可以明天再回電,說睡著了,又或者說幫助迷失在人生道路的大哥哥們尋找人生意義之類尋找人生意義之類,導致晚歸……啊啊啊啊、最近這幾天找到哥哥太開心了,她都忘了黃泉川小姐不在家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

順帶一提,今天是黃泉川外宿的第四天,也是麻理和一方通行相遇的第四天。

「--嗶哩叭啦!嗶哩叭啦!」

麻理還沒確定哪一個版本的解說比較完美,手機又響了。

她來不及思考,身體的反應比腦袋還快,直接按下通話鍵。

「嗚嗚嗚嗚、黃泉川小姐!這是弓川小姐的錯!絕對是弓川小姐的錯!麻理絕對不是沒有蓄意晚歸喔!」慌亂的女孩子不等對方反應--總之,所有的錯都是弓川小姐的錯!

『……等等,我好像聽到不該聽的話!』前室友無奈吐槽。

「欸呀、什麼呀!原來是美琴!」沒有預料中生器的黃泉川,麻理顯然鬆了不只一口氣,語氣又開始輕鬆起來,說:「太嚇人啦!比看日本過片可怕!心臟差點碰的跳出來!」

『這是我的錯嘛!在門禁前回去就好了呀!』

「哎嘿!這有點困難呢!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體會到小白井的能力是多麼的神聖!」

「啊啊、有時候我也這麼覺得!」

美琴深深表達自己的認同,常盤台的舍監可不是一般的嚴厲,她自己也常只遲到幾分鐘就被登記勞動服務!

「啊--不對!不是來跟妳閒聊的!是說麻理妳明天下午有空嗎?上次去的那家店明天推出新品,有限時打折優惠喔!」

「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麻理秒答。

「好,那明天下午三點約在商業街口!」

「沒問題!」麻理立刻決定將明天要見弓川小姐的行程刪掉。

麻理心滿意足。關掉通話,支撐身子的力量減弱,一臉像要到萬聖節糖果的孩子陷入沙發裡。

「--嗶哩叭啦!嗶哩叭啦!」

電話響起,她逕自去接。以為御坂美琴露交待哪些事項。

「--死小鬼,妳人在哪?」

事某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