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4  潔西很聽話

 

潔西是個很令人省心的孩子。

莉莉向她說明,由於邪惡上司的威脅,她不得不前往羅馬出差。這段時間,她會拜託舊友照顧她,小潔西只要負責好好吃飯睡覺,兼玩耍就好了

年幼的孩子眨了眨身藍色的眼睛,露出柔軟的微笑,說:『莉莉、路上小心。』

那孩子太過令人省心了。

莉莉沒有兄弟姊妹,自己也沒有生孩子,她真不知道這樣子對待孩子正不正確。

以至於她搭上飛機還覺得哪裡不對勁。

最後想了一想,在搭飛機前特地又傳了一封簡訊給友人。請對方多多照顧那孩子,千萬別獨自把她扔了一個半天。

因為孩子才剛從美國來沒幾天,現在又要讓她換一個環境。

潔西只是一個十來歲的幼童罷了。

加上對那個孩子的了解,就算讓她獨自一個人顧家,潔西肯定也會朝她露出令人安心的笑顏,溫柔地說莉莉、路上小心」。所有的寂寞難耐全部吞回肚子裡,一絲一毫沒有顯露出任何負面的情緒--這一點上,跟那孩子的母親一樣。

即使知道明天可能會赴一場鴻門宴,女性依舊笑得比誰有自信。

可是,誰知道誰一轉身又是如何呢?

 

--

 

到達羅馬機場時,已經是晚上了。

莉莉攔了一台的士,朝司機說了上司已經先預定好的ㄧ家酒店。

身後卻想起熟悉的聲音。

「莉、莉莉嗎?」

先進入莉莉眼裡的是一頭顯眼的紅髮。男性帶著遮住半張臉的粗框眼鏡,穿著灰色大衣,微駝著腰,一手壓在左腹上。

莉莉保持著開門的動作,面無表情的模樣使人看不清楚情緒。

半晌,才緩緩開口。

「我們認識嗎?」

紅髮青年頓時又更加憔悴了。

「我、我是入江。入江正一,妳該不會真的忘記了吧!」

女性再次面無表情打量青年一番,從對方越來越發白的臉上恍然想起。

「喔,那個胃痛!」

「……等等、我、我好像聽見什麼奇怪的字眼,是因為我的義大利語太糟糕了嗎!」

--那個純種義大利人明明向他保證這一口義大利語在羅馬街上搭訕女孩子都沒有問題了!果然不該相信他!!!

「入江,我剛說的是英語。」

「原來我在妳眼裡等同那兩個字嗎!!!!」青年憤怒了。

「啊、不,剛才一時口誤。請當作沒聽到吧,入江。」莉莉絲毫不在意看起來快昏厥的青年,說出口的話連抑揚頓挫都沒有,平板的筆電子音還糟糕。

而後,見對方看起來真的不怎麼活潑亂跳,才又補充一句。

「欸、胃……入江你有訂到住的地方吧?還是有人會收留你?」

「夠了,妳再口誤的話我再也不會理會妳任何簡訊!!!」紅髮青年憑著怒氣下達通牒,說完後咬了咬嘴唇,唇瓣快無血色,氣弱地說:「Ostia Antica酒店,聽說在附近。」

「……喔呀、上車吧,入江。」莉莉沉默了下回應。

她這次出差是來參加一場演說,關於藥理學的新發現,而講師曾經是父親的同事--威爾森.亞歷山大。莉莉記得很清楚,電腦螢幕顯示的講師照片她看過,在父親書房的相框裡。

幾個禮拜前,亞歷山大先生曾寄一封邀請函到安德列森老宅,邀請她到羅馬參加他的發表會與敘舊。

那時剛好收到艾莉亞小姐的請求,莉莉已經回信委婉告知因為公事上的問題她可能無法如期參予。幾天後,趁上司要求她出差之際,莉莉開了個差順道完成艾莉亞小姐交待的事項。

沒想到,一回來亞歷山大先生的新藥就跟黑手黨扯上關係。

莉莉不清楚彭哥烈對於她的背景之外的事情有多少了解,父親與亞歷山大先生的關係是否清楚,以及,是不是因為這是的對象是她的熟人,首領才會指名要她前往?

她已經深陷在迷霧之中,現在又更加深了。

入江正一則是她大學時期認識的物理科的同學,一開始見到他時,莉莉還以為對方可能出差還是旅遊什麼的。對於別人家的家務事莉莉向來保持是不關心的態度。

可是,他說,Ostia Antica。

放置在老宅邀請信裡除了一張邀請卡和亞歷山大的ㄧ封問候信件,還有酒店的房間號碼。

上司交給他的房間也是邀請方提供。

對於這次的發表會,亞歷山大先生的東家也真是花費不淺。Ostia Antica酒店一間房間大概是莉莉一個月薪水的三分之二。看來幾乎每位邀請人都備有一間房間。

也因此聽見入江說的那間酒店名字,莉莉才會愣了個一下。

莉莉朝司機先生說了幾句話。

入江吃了胃藥,一邊拉鬆領口,試圖讓自己放鬆。

「入江你該不會也是要來參加亞歷山大先生的發表會吧?」研究領域相差太大了,莉莉無法斷定只是個剛好還是如何。

「欸、欸?妳該不會也是參加那位先生的發表會?啊,妳原本就喜歡這方面的題材,沒看到妳才不對!」

「看到你來才奇怪。」

「沒、沒辦法嘛,最近研究毫無進度,上司就把我丟出來。」

「你還跟著那位大少爺?嗯哼,雖然和那位大少爺沒有深度交談過,光當聊天對象還蠻有趣的,但再深入一步的話--入江、建議你最好遠離他,越遠越好。」

那個人的眼裡總是笑笑的,即使被槍指著還能笑得毫不在乎。那種感覺和自己的所作所為不一樣,她可是握有百分之八時的勝率才敢叫囂,然而,那個人卻無所畏懼,毫無根底,一昧相信自己確實掌握到王位。

--就好像把自己當作神祇一般。

「沒、沒那麼糟糕啦!再、再說,我也不是小孩子了--那傢伙到底對你做了什麼,他腦子雖然哪裡有問題,但莉莉提防他太過了!」

「呵呵呵呵阿、原來入江也認為他腦子有問題。有需要的話,我可以提供良好的精神病院給予他做為下半輩子的修養生活。」

「嗚哇、別、別那樣笑,而、而且無審直接將犯人判以死刑等同這種狀況!」

「好了,閒聊時刻結束了,入江。」

的士停在酒店門口。

莉莉付了兩人份的車費。入江順到將莉莉的行李袋從後車廂取出。

穿著西裝的服務生順著階梯下來,以英文問候兩人。莉莉簡單說了他們是亞歷山大博士邀請來參加發表會的人。

入江則是保持緘默的狀態。身為亞洲人的他不怎麼適應歐洲的禮儀,加上自己的性格向內,社交上能交給別人就盡量交給別人。連在美國上大學時,別人能輕而易舉列出疑問,他卻要深深思考這個問題對嗎、該不該提出呢?猶豫了老半天,下課鐘響,連個問題都還沒提出。

服務人員先帶他們至服務台填寫資料,順便介紹酒店的服務項目,才分別帶兩人到各自的房間。

莉莉的房間在九樓9641號,入江住在七樓的7024號。

 

--

 

說實在,莉莉可以預料明天發表會可能會遇見認識的人,畢竟安德列森家在藥理領域上算得上知名,父親的朋友、祖父的朋友,在以往的社交場合上莉莉也認識幾位。

沒想到卻先見到入江正一,曾經和她在美國大學修過同一堂課的同學。來自日本島國的青年。

莉莉先開啟暖氣,躺在彈簧床上,望向窗外羅馬市區的街景。她先細想近幾個月來的大小事件,從前任上司手下換到現任上司這邊,工作性質有點不太一樣,再來是接到艾莉亞小姐的請託,中間還經歷父母親的忌日,再到來參加亞歷山大先生的發表會,巧遇舊友--她覺得有哪方面不對,可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可能太過勞累,還有潔西的事情,莉莉想。

而後躺了將近半小時,莉莉寄了一封郵件給亞歷山大先生表達今日趕回來,恰好時間來得及能參加發表會。她必須先告知那位長輩,原本因為工作上的問題而無法出席,現在又因工作要參加,作為一名晚輩,莉莉發誓她有三秒覺得對不起亞歷山大先生。

回信給上司報告目前狀況,處理好信箱裡同事寄過來的郵件。

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多。

莉莉想了一下,按下熟悉的電話號碼。

『莉莉?』

她沒有想到對方這麼晚了還沒有休息。

『喂?』

溫吞的嗓音和字正腔圓的義大利語。

莉莉愣了個下才緩緩開口。

「沒想到你還沒休息,加百羅涅。」

『……雖然妳的聲音還是老樣子平板無起伏,為什麼我可以感覺你非常驚奇的心理狀態呢!』

「這是你的錯覺,加百羅涅。」莉莉毫不猶豫回應,接著說:「潔西在妳那裡沒有問題吧?」

在義大利能拜託的人,莉莉能想到的人只有加百羅涅。

『啊、那孩子在這裡玩得很愉快,吃午飯時還特地跟我分享妳早上還沒清醒時會說奇奇怪怪的話,我沒想到莉莉妳一早除了起床氣還有這麼可愛的反應呢。』

「殺了你喔,加百羅涅,認真的。」

『--等等!這是潔西說的,我只是複述一次好嘛!』的諾覺得他非常冤枉。

「立刻、馬上、刪除。」

『下、下下午時,莉亞大姐還帶潔西去接上玩呢!現在睡得正香!潔西很聽話、很乖巧、很可愛!』

話筒另一短的語氣加速,到最後莉莉也不清楚加百羅涅在說些什麼。

「喔呀,如果妳敢對我家孩子出手,相信我會讓你體會到男性專屬的痛苦。」她專注的點目前在於對方說她家孩子很可愛。

『--等等!為什麼妳會得出這麼奇怪的結論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