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

 

波風八重打開門,說了句我回來了,幾秒後陰暗的室內完全沒有變化,年幼她眨了眨眼,重新提起從市場買下來的食材袋子,一路走進廚房。

熟練地將食材分類,一一放置在所屬的地方。而後,八重拖了張矮凳子,才一米多的她站在上面想打開最高的櫃子,還是挺有難度的。她墊起腳尖,伸直手臂,還差一點點八重這麼告訴自己,可惜試了好幾次,手指幾乎碰到木製的門把,高舉的手就是沒有力氣。

晚點兒再請手鞠小姐吧

八重無奈嘆了口氣。

自從母親過世,流轉到沙之國後,年幼的她被砂影買走,砂瀑先生給予她的任務就是照顧好她小兒子的生活起居。除此之外,還讓她到忍者學校學習。

包吃包住還包學習,這份工作真是太多福利。

因此,還要麻煩雇主家的孩子幫忙,八重才覺得有點愧對於薪水。

順便一提,砂瀑先生家有三位孩子,她的工作內容是照顧三少爺,和她同年。最大的孩子是女孩,中間則是男孩子。小姐及二少爺並沒有和三少爺一同住,他們只是偶而會過來看看。

八重沒有兄弟姊妹,有認知以來只有母親在身旁,但她也清楚砂瀑家的家庭問題似乎有點詭異。可是,那又能如何。

她只要乖巧的完成自己分內的事,包含清掃住屋,把三少爺喂飽,做了多餘的事她很可能會被殺掉--這是曾經有個旅店的大姐姐這麼對她說。

將凳子搬回原位,八重一抬頭,細沙子聚在眼前,拖著一包麵粉袋。

八重踉蹌地退後一步。東西忽然出現在眼前,簡直比鬼片還可怕。

她很快穩定內心的訝異,看到沙子大概就知道是誰,但是太突然了免不了不做出被嚇到的樣子。

「謝謝你,我愛羅。」伸手抱著厚紙袋封好的麵粉,八重轉過身朝身後、廚房出入口的地方道謝。

她沒有想到我愛羅會在家--好吧,即使在家的話,我愛羅其實不怎麼出聲,好像沒有人注意到時就成了一縷幽魂。

「中午想煮蛋包飯和蔬菜湯,我愛羅有什麼特別想吃的嗎?」八重詢問。

站在門口邊的孩子比八重矮了一點,暗紅的短髮、碧色的雙眼,額上不知道用什麼刻了一個愛字。他們家的採光不怎麼好,尤其在陰天時昏的很。男孩子半張臉容在陰影裡,八重瞇起眼,只看見他漠然一張臉蛋,連表情變化都沒有。

沉默半晌,八重也不知該怎麼溝通,她自己也是個孩子,頂多多了一份世俗。

「那就煮這些了,好了我再叫你。」

 

--

 

我愛羅是個沉默的人。

在八重的認知裡,男孩子總呆著一張臉,和他視線相交時才會擺出一副生人物近的可怕表情。

可是,

事實上表面相當可怕,本質卻相當溫和。

嗯、至少八重在和他溝通時,對方雖然不怎麼開口接話,但該回應時會應個幾聲。

--所以說,八重不知道為甚麼市場的大叔和阿姨看到她時,總會千叮嚀萬囑咐她要小心。

他們說,我愛羅是怪物。

 

八重先替每個盆栽澆水,砂之國的氣候不適合綠色植物生長。有一次她漏澆了某盆放在客廳窗邊的植物,隔天就有些葉子縮起。

哼著母親曾經在床邊唱過的歌,八重俐落地每天一次的打掃工作。

風沙大,灰塵總累積的快,和以往居住的地方不一樣。

母親和她曾經居住的地方在北方,一年有三季飄著雪,遠方山頭頂著一顆又一顆的白髮,世界就好像只有白色。

砂忍村是褐色的。還有風的顏色。

望眼放去,像及染了色的雪地。

不過溫度是高的,八重剛來時挺不適應,就算衣服穿到最薄最輕,殘留在身上的溫度時常惹得她有點病懨懨。

現在狀況不會那麼地糟糕。八重現在就穿和砂忍村的居民一樣,幾乎將自己包得緊緊的也沒關係。

咑啦咑啦!」偏沉的鈴聲響過。

八重放下抹布,揭開頭巾。

我愛羅是不會開門的,就算搖得怎麼大力。而且,這本該是八重的工作。

「來了!」

八重喊著。

我愛羅的家住得頗偏僻。或許這個和村民口中那個「怪物」有一定上的關係。幾乎很少人會拜訪這裡。

大概是我愛羅的姐姐,或許是砂瀑先生,又或許是來轉達些什麼消息的上忍。總之,會來的人就那幾個。

是手鞠小姐。我愛羅的長姐。

金色頭髮紮在腦後,一身黑色的改良式和服,背上背著一把大扇子。

八重見到人後彎起藍色的眼,笑著說:「手鞠小姐。」

手鞠先是瞇起眼看像室內像在找些什麼。

八重退開一步,詢問:「我愛羅在房間喔,手鞠小姐有要用午餐嗎?我還沒開始準備。」

「我不是來找他。待會和父親會離開砂忍村,如、如果我愛羅有什麼不對的話,去找千代奶奶吧!」手鞠皺著眉,仔細交代,「用餐就等回來,我再來拜訪吧!」

「好的,那麼、手鞠小姐,路上請小心了。」

「有任何不對,請一定要立刻找千代奶奶喔!」離開前,手鞠再次交待。

 

八重關起門,我愛羅就站在他的房間門口。

--聽到了。

我愛羅肯定有聽見。可他依舊冷著一張臉,不說話。

八重欸了一聲,她覺得現在必須說些什麼才行。

「不會有問題的,我愛羅。」

她露出笑容。母親曾說過,如果不知道該怎麼辦時,就笑吧。

我愛羅抬眼,碧綠的雙眼停在八重身上幾秒又撇開。

八重趁機推銷剛才買回來的新鮮牛奶。

「是牛奶喔,男孩子可是要長高的。」

在馬克杯裡裝滿白色液體,八重遞到我愛羅面前。對方愣愣的眨下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才伸出手接過。

八重輕拍對方的肩膀,推他到餐桌邊緣坐著--已經很好了,至少八重在觸碰我愛羅時沒有被砂子擋掉。

「喝然要記得洗杯子喔!」說著,八重又重新戴上頭巾,手拿毯子和抹布一面拍打高處的灰塵和擦乾桌面。

 

八重是知道的。我愛羅體內有一尾,忍者學校裡有教過,是一種很可怕的兵器。但是一尾並不等於我愛羅呀!

如果說是怪物,八重沒有辦法認同那個看起來總是很寂寞的孩子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