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

 

八重的記憶是從一片雪地開始。

她的母親是名忍者,曾經是水之國的忍者。

住在四周幾乎沒有人跡的小屋子裡,到最近的市集起碼要走上半天才到。

天氣好的時候天空很藍,地上是白,兩種顏色各是純粹的很。不過,大半時候天空都是鉛灰色,壓得沉沉的,彷彿要死了一般。

從她有記憶開始,母親總坐在火盆前織著一些飾品,一段時間後會告訴她。

八重,妳要乖乖待在家裡,媽媽很快就回來了。

離開之後,母親會趕在太陽下山前回來。帶著新鮮的蔬菜和新的衣服。

八重從來沒有離開過。生命之中她只看過媽媽。年幼的她,心中唯一的支柱便是母親。

八重也曾經向母親胡鬧過想要跟去市集看看。

在那裡她的朋友是枯枝和雪人。

八重想知道其他的世界。

哭呀哭呀,扯著母親的袖擺,無賴似的拖著將要前去的母親。

母親只會無奈嘆了口氣,眼角的細紋深刻起來。長繭的手掌附在八重的臉頰旁,母親的聲音是那麼的溫柔。

『八重,市集裡會有很可怕的商人喔,他們超級喜歡騙走小孩子賣掉,八重如果被抓走了媽媽會很傷心喔,而且八重再也不能見到媽媽了!』

『--不行,八重沒有媽媽會哭哭!』

『媽媽也不能沒有八重呀!乖乖待在家裡喔,媽媽很快就會回來哦!』

母親的笑顏,溫和柔軟的嗓音,在年幼的八重心中,這是最珍貴的回憶。

 

再來是紅色。

不是她頭髮的那種紅,是更深更深的紅,怵目驚心般的紅,彷彿黑洞一般,要將她全部抽離。

那天是個微飄雪的時節。

『--快逃、快逃八重、快走喔!』

母親和一個不認識的人相互擁抱,雙方背後突出的是把能淌著血液的刀。

母親在呼喚。八重呀八重。無數次地。

她說,快逃。

母親說,快逃。

母親等不到她長大一起去市集。

黑紅袍子與母親尖銳的嗓音刻在細縫中,挖不出來,獨自在那裡不斷輪迴。一次又一次。

八重跑。在白茫茫的大地上。眼睛看不清楚前方,好想停下來,四肢好沉重--可是,母親說,快逃。年幼的八重僅能茫然地聽母親的話,不敢停止。

她在平鋪的雪地上踩了一排深刻的印記,不久後,飄著細雪的天空又將它填滿。彷彿在掩蓋些什麼。

八重不知道她走過哪裡,她又要到哪裡。回頭一望,遠方仍舊是戴著白帽的山峰,她想要張望,可是她太矮小,看不見自己曾經住過的家。

她知道那一幕是什麼。

母親曾經是水之國的忍者。

她是忍者呀。

這個世代生存和其不易。

那個時候八重還太小,但她明明白白知道,母親再也不會回來了。

 

八重不知道她怎麼到那裡的。

那個城市在八重的記憶裡非常短暫。

八重被一對開旅館的老夫妻收養。他們說,如果這時候他們的孩子還在的話,大概有八重這麼大的孩子了吧。

她不太記得那個城市的名字,八重只記得每到夜晚,繁華燈火遍佈,比夏季的星空還燦爛、漂亮。

老夫妻的旅館在當地是間歷史悠久,很有名望的ㄧ家店。入住的人很多,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八重會拉著老女人的裙襬,站在她身後,看她一面對熟客熱絡的聊天,不時向他們炫耀自己多了個孩子。

休息的時候,老先生會拉起二胡,嘶啞的嗓子唱著一首又一首的兒歌。

然後,八重會笑了。

年幼的孩子笑起,老夫妻也笑了。

那時候,八重認為,老夫妻認為,所有人都認為,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一代傳著一代。

命運就像天的雷把,忽然之間直投下來,砸毀了哪家農舍,就是哪家倒霉。

雲忍村和霧忍村打了起來。

位在他們之間的城市、村落多少受到波及。

八重又再度感覺世界毀滅。

他們來的很快,刀與刀相交,濺出鮮血,爆炸聲此起彼落,一家又一家垮掉,每個人都在擔心。老女人滿是細紋的手用力摀著八重的耳朵,想替孩子掩去心中的不安,她只希望孩子--即使只是個撿來的孩子--願她無憂無慮地長大。

老夫妻的願望沒有實現。

那場戰爭帶走城市大半的人,包括老夫妻他們自己。

八重還記得他們最後的一句話。

『--小八重,快逃。』

如夢靨的話語響起。

快逃。

可是,究竟要往哪裡逃呢?

那雙滿是細紋的手用力推她背後,花了多少力氣,一路推著八重逃。

 

--

 

八重睜開眼,夕陽染紅了客廳。

她必須晃晃睡得有些沉的腦袋,才能清醒些。

誰的嗓音不斷在夢中呼喊她的名字,八重記不太得了。

恍惚之中,她好像夢見母親。溫柔的笑顏與雪白的天地。

她花了些時間才使自己清醒。

八重恢復思路後,看見我愛羅坐在她的對桌。雙腳放在沙發上,小小的身子圈成一團,一雙碧色眼珠子直盯著她。

她愣了愣,我愛羅很少會和她同時呆在某個地方。通常只有吃飯時,對方才勉為其難似的坐到餐桌旁。因此,此刻他一副坐在客廳很久的模樣,使八重有點兒反應不過來

夕陽西下,黃昏時刻。

天有半塊黑了,一半被火燒過般。

八重打開燈,室內日光燈打在我愛羅蒼白的臉上,顯得他眼下的黑眼圈更加明顯。

我愛羅微瞇起綠眸,將自己的身子又縮得更加緊。

有時候,八重覺得我愛羅像隻貓。而且是那種非常怕生的。

「……你做夢了嗎?」

八重覺得她今天開啟新的世界大門,我愛羅竟然用五個字表達一句話!!!!

「欸?我不太記得耶!醒了之後都忘了!難道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八重開始反省她到底說了些什麼。

--啊啊啊、難道是吐槽砂瀑先生那張臉太嚇人了都可以去當門神!天國的媽媽呀,請保佑八重沒說到這段!砂瀑先生可是救命恩人耶,怎麼可以在他兒子面前說出這麼無理的話呢?對、她沒說真的沒說就算說了也當沒說呀!!!

我愛羅綠色的眼珠子先是看往一旁什麼都沒有、只有一面牆的角落,細細小小的聲音才被吐出:「……媽媽……和煙火、還有金平糖。」

「欸?」她到底坐了什麼夢!!!

我愛羅雙眼睜得很圓。來到砂忍村後,八重還沒見過他有這種表情。

「那作夢是什麼感覺?」他繼續加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