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

 

八重一天的工作無非是整理好我愛羅家,以及負責三餐。

砂瀑先生雖然給她擁有在學校上課的機會,但只有幾個小時的課程。她了解什麼是忍村的歷史,如何使用查克拉,還有基本的體術。在同班同學都分好組和各組的上忍執行簡單的任務時,八重只能孤零零呆在教室,做老師發配下來的課題。

這個機會是砂瀑先生給予的,八重不敢要求太多,人家交待些什麼,八重就做些什麼。

況且,她只是個被人撿回來砂忍村的孩子,還不准是個探子呢。

忍村裡的人都對她客客氣氣,見了還會搭個招呼說,欸、妳不是那個風影大人撿回來的孩子嗎?

可是再更進一步的關係,也沒人說個準。

其實砂瀑先生可以不給予她這個機會,讓她成為普普通通的民眾,一生庸庸碌碌當個標準的職業保母。幸運的話,戰爭叛亂之類的事沒有被挑起,然後平安直至死亡。

她可以擁有那樣的ㄧ生。

可是,砂瀑先生給予她另一種選擇。

 

八重提著食材往村落的邊緣走。

我愛羅住的地方在村子最邊緣。四周鄰居稀稀落落,在遠方便是漫天黃砂,久久才會看到綠樹--當然,這些是我愛羅的兄長說的,八重沒離開村子的範圍過。

砂忍村天氣好的時候,天空很澈藍,無一絲雜痕。由高處遠望,黃砂與藍天便是此地唯一的景象。可惜的事,砂忍村一年四季能看見這麼美的景象的機率稀少,大多處在黃砂漫天飛舞的日子。

「滾開!」

就在八重半發呆之際,有東西打中她的臉。

「快滾開,怪物!」

她眨眨藍眼,視線對上站在樹幹上的男孩。對方鼓著臉,一臉怒氣沖天的模樣。

八重嘗試露出微笑。

男孩子又朝她丟了幾根樹枝。

「欸、是在說我嗎?」八重很不幸沒有閃過,額頭又再次被砸中。

體術老師每次測驗時都指望她將所有像目輪過一次,排名什麼的老早放棄。不只因為她不是砂忍村有根底的孩子,不只是她沒有媽媽爸爸,八重的耐力和反射神經之類的項目她自己也明白。

「我都躲不過了你還叫我怪物,那麼,小弟弟你躲過的話就叫大怪物了嗎?」八重的聲音柔柔弱弱的,聽起來沒有殺傷力。但內容卻直直射向對方。

「妳才小弟弟!妳才是怪物!」男孩子在樹幹上蹦蹦跳跳,盪下不少枯枝綠葉。八重站在樹下,感覺在下樹葉雨。

「我可是貨真價實的女孩子喔,大怪物。」

「我才不是怪物妳才是!怪物怪物怪物怪物!」

『怪物』那兩個詞彙顯然具有某種攻擊性,而且還是高級的那種。

男孩子直接拿能丟的東西直接丟。

八重很小心的閃避,事實上被砸中的比率遠比閃過的還高。

八重與年紀比她小的孩子持續一段時間,直至能拔的樹葉都被拔光、身上僅剩穿的衣服,男孩才氣鼓鼓臉頰,瞪著她,僵在樹上。

八重看著他,臉上除了溫和柔軟的淺笑,就是滿臉的擦傷和血痕,其中最大的是從額頭流下來。

看到人家女孩子的面容被她打成這模樣,男孩子有點心虛,卻又不肯承認,因為她是怪物呀,哥哥說村子最邊的地方住著很可怕的怪物,千萬別去那而玩。

「你打傷了我,你才是『怪物』喔!」八重不知道這句話的殺傷力如此強大。

男孩子睜大了眼睛,哇地哭了出來。

拋下一句,「我才不是怪物呢!」很快消失在八重的視野裡。

八重愣了愣,用袖擺擦乾淨髒掉的臉。往我愛羅家前進。

 

八重進門的時候,我愛羅縮在客廳沙發上發呆。察覺到有人進門,便起身打算回房間。

「我回來了。」女孩子一如往常宣告她回來了。

她也知道我愛羅不會有任何反應。

可是,今天我愛羅撇了對方一眼,發現女孩子臉上有傷,幾處仍流著血。他愣著瞪大翠綠色的雙眼。

八重對上對方的視線,溫和微笑。

「跌倒了,擦傷。」

我愛羅非常不擅長和人相處,當初八重住進這個地方時,只要靠進我愛羅三步內必出現沙子擋在面前--最近好了一點,前幾天他還說了一大竄話,但我愛羅看見人就想閃的意識已深植內心。

他連忙撇開視線,不知道要說什麼也不知道要怎麼做。砂子會保護他,我愛羅他從來沒有受傷過。

「沒有事的,擦個藥沒幾天就好。」八重拖下鞋子,朝仍站在客廳的男孩子說。

「……在櫃子裡……」我愛羅說話時的聲音很小,「……夜、夜叉丸都放在那裡。」

「夜叉丸?」八重只聽見幾字,反問對方。

聽見這個名字,我愛羅的臉色瞬間難看得很,原本不怎麼健康的膚色好像又更加白,眼神開始飄忽不定,注意力不集中。

如果手鞠在場的話很可能直接拖著八重先離開--這裡只有波風八重在--八重沒見過聽說很可怕的一尾,也不知道那個名字所代表的意義,她只知道眼前我愛羅的模樣看起來像生病了。

「我愛羅?」八重接近他,想伸手摸摸看男孩子是否發燒。

八重才走一步,砂牆直接擋在她面前。

「我愛羅!」她提高音量,試圖叫住男孩子。

最後一幕是沙子崩盤後,對方逃回房間的背影。

八重傻眼看著這一切。她來砂忍村不過三個月的時間,除了一開始幾天手鞠小姐帶她認識新環境,而後都是慢慢摸索出來。

她認為我愛羅只是個可能擁有很厲害兵器,卻性格內向……好吧、已經是自閉傾向的男孩子。雖然一開始完全不理會她,甚至有攻擊意圖,但是、但是呀,前幾天不是還好好的嗎?還願意開口和她說幾句話嗎?

她認為這是個好現象。

但是今天為什麼會這樣?

夜叉丸是誰?

八重覺得有些低落。

這種感覺就好像養了很久的貓,忽然抓了你有手傷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