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

 

對於我愛羅而言,最害怕的事情莫過於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他的世界很小很小,父親站在遠遠那端,他抬起頭看不見父親的臉龐,只能瞧見那個人從來沒笑過的嘴角。

姐姐和哥哥從來不會和他玩,會站在遠遠一端,用著看起來很不舒服的眼神一直看著他。

無比慶倖得事,他還有夜叉丸。

夜叉丸會蹲下來,我愛羅可以從他茶色眼珠子裡看見自己,他會對自己微笑,他會伸出手來試著觸碰他,即使多半時候砂子會跑出來擋住--但是,但是呀,他很努力很努力想要克制砂子,想要被觸摸、想要感受到體溫。

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活著。

他被拒絕太多次了,連奢望都不敢去想像。

一直一直在狹小的空間窺伺一切。向神明祈禱總有一天。

直至--

 

只愛著自己,只為自己而戰。他的嗓音尤今還鑲在耳畔,日夜不停訴說。

--她根本就不愛您呀!!

一字一句幾乎要刺破心臟,讓紅色的鮮血湧現出來。

每次仰望月色,他的臉龐就在眼前的。每一次想到,都覺得心在流血。

好痛苦。

快要窒息了。

--我是為了什麼的而存在,並且生存呢

當我想到這個問題時卻找不到答案。

夜叉丸,為什要對我露出笑容呢明明是那麼地……憎恨,為什麼呢

--但是在活著的時候就必須要有個理由。

沒有人會觸摸我、沒有人會看著我、沒有人願意對我露出笑容。

--不然就和死了沒什麼差別。

我呀,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活著呢

 

他把世界分成兩個。

一個是自己。

一個是自己以外的其他人。

 

他不再窺伺了。

至此,世界只有他一個人。

 

然後,那個人來了。

波風八重會看著他的眼睛,無所畏懼。

她喜歡笑,沒事時安靜坐在沙發上看書,淺淺地笑容從未消失過。

我愛羅。

喊他名字時的溫柔嗓音。

好可怕。

非常可怕。

--如果沒有人會在呼喊他,那麼我會消逝嗎

一直以來祈求的願望在眼前,但我愛羅再也不敢伸手捧起,放在掌心,小心翼翼注視著。

我愛羅。

--好可怕。

他沒有辦法去想像,那個人不再用漂亮的眼睛溫柔看著他。

波風八重是太陽,只能注視,無法接近。

再前進一步的話,她,也會變成夜叉丸那樣吧。

所以,不可以、絕對絕對不可以--要站在原地,一定不可以前進。

 

--

 

我愛羅知道姐姐來過。

他躲在自己的房間門背後,不敢出來。

比起總是一臉冷漠表情的父親和老是愛理不理他的兄長,我愛羅對於和照片中母親有幾分相像的姐姐多了一分關注。

母親是無可取代的,她把她的命給了我愛羅--怎能夠說不偉大呢?

姐姐與母親相似的面龐總是會勾起可能曾經擁抱過的那個人。

我愛羅會偷偷看著姐姐,可是,他不敢和對方對上眼。對於性格內向的男孩子而言,他比誰都要準確且清楚瞭解哪個人對自己的情緒。手鞠並不喜歡自己。從對方茶色的雙眼裡,有的是恐懼。

我愛羅非常害怕姐姐對自己露出那個模樣的眼神。

心臟好像被誰用力掐著。

一下、兩下……不至於死亡,卻好難受……

八重和姐姐離開。我愛羅拉開房間門,一隻眼睛不安在門縫小心查看,即使知道現在的家裡沒有人,我愛羅仍小心翼翼,深怕發生什麼意外。

接近中午,砂忍村正中午的溫度很高,沒有綠色植物調節氣候,沙漠的天氣全看太陽定論。陽光的顏色染滿客廳,照亮所及之處。

我愛羅確定客廳還是客廳,沒有其他的生命體,才緩緩打開門間門,慢步出來。

他沒有朋友,一直以來只有自己一個人。

八重在的時候,他總無比小心,希望下一秒下一刻能平安度過;八重外出時,他感到放鬆,只有自己的世界裡不用去擔心任何事物--可是,年紀幼小的他莫名不安。

--如果八重不回來了呢?

我愛羅坐在客廳,他在等待,等待八重回來時的那句話。

每次八重外出時,他揣著自己也不清楚的心情在客廳、門邊、窗邊,等待。

除了父親來的時候,要不然他無事可做。我愛羅沒有上學,沒有所謂的回家作業。他也不喜歡在公園裡看人家玩了。自從夜叉丸帶著無比遺憾地笑容離開,我愛羅越發討厭有人在他身邊,尤其面露那種彷佛看見可怕事物的表情。

懼怕著,且曾恨著。

曾經對他溫柔無比的夜叉丸在滿月的日子裡,開口說。

--姐姐根本不愛你呀!

將溺水的他壓回水中。

在那個時候,我愛羅吐出最後的氧氣了。

 

只有八重了。

只剩下八重了。

 

如果、如果說,八重離開他的話,心臟肯定會被撕裂吧

八重是我愛羅唯一的救命浮板。

他不知道,如果失去後的自己會如何

 

--

 

「……八重……會離開嗎?」

我愛羅吞吞吐吐終於將這句話問出來。

一說出口,他馬上就後悔了。越是期待就越是無法接受不一樣的答案。

紅發的女孩子眨眨藍眼睛,露出你剛剛問了什麼的表情。

陽光打在八重的側臉,使她柔和的側臉被溫度渲染,讓人忍不住覺得暖烘烘的。

我愛羅看著地板,細小的木紋痕跡快被他數得一清二楚。

八重仍站在原地,耐心等待。

八重會離開嗎?」他鼓起畢生的勇氣說。

離開?」八重輕輕笑著,彷佛對於我愛羅提出的問題感到好笑,我愛羅,我沒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細柔的嗓音是搖籃曲。

不會離開的。除非我愛羅不需要我了,否則不會離開的。

 

我覺得快把我愛羅寫崩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