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六

 

圓月高掛,今夜無星。

在砂忍村的夜晚沒有夜市,一旦過了吃飽喝足散完步的階段,各家皆相相沉入夢鄉,將夜晚交給那些屬於夜晚的居民。

八重快過肩的紅發散在枕頭上,身體微彎,呈現好似仍躺在母親體內的姿勢。清秀的臉上被月光照著,雙眼閉起,印出長睫毛下淺淺的陰影。

我愛羅輕輕打開八重的房門,緩步到她的床前,壓低自己的呼吸,深怕會吵醒熟睡的人。

八重的臥鋪靠著窗,她說早上幾乎是被太陽曬醒,砂忍村的陽光很大,不像總飄著雪的北方,微微弱弱,隨時隨地會被吹熄般。

我愛羅看著女孩子安穩的沉睡著,吐息規律,一時半刻是不可能清醒。

他犯困的瞇起眼,盯著窗外的滿月。

忍住幾乎想要傾泄而出的殺意,年幼的他知道這種感覺,自出生懂事以來,一尾時時相伴在身旁,他不喜歡總是朝自己嚷嚷的大怪物,但知到滿月時卻是對方的力量特別地不受控制。

我愛羅不能睡。

因為,他體內有一頭怪物。

在更小的時候,父親會親自盯在他身邊,一而再、再而三告誡他,為了村子、為了砂忍村的人們,絕對不能閉上眼。每一次差點睡著,父親會毫不留情攻擊過來,久而久之,有想睡念頭時,他會想起那個擁有和他一樣一頭紅發的父親,對方冷冽的茶色眼睛像把利刃,隨時隨地都做好準備要殺死他。

我愛羅以為看見八重時,能從回心中的寧靜,可是一尾卻更加瘋狂在內心吶喊。

『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

不斷地、不斷地。

--最後還不是會一樣,那還不如先殺了她。

宛如是自己從內心發出的聲音。

殺了她。

一尾模糊不清的碎語在他腦際越來越清楚。

--交給我吧,反正到頭來所以人都一樣。

我愛羅感到恐懼。

--只有我會在你身邊,交給我把你的身體交給我,讓我替你殺了她。

不可以。我愛羅默念著。

他逃離八重的房間。推開家門,奔走在月色下。

--交給我。反正沒有人喜歡你,那般乾脆都殺了吧。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呀!

八重是、八重是--

 

--不會離開的。除非我愛羅不需要我了,否則不會離開的。

對方輕柔的嗓音封存在心底。

明明得到想要的回答,可是為什麼是那麼地,不安呢

 

啊啊、夜叉丸也是這麼說的。

 

--因為您是我最珍惜的人嘛!

以為會一直待在身旁的人開口說出如此珍貴的話語。

--我愛羅大人,其實在我的內心深處一定……非常憎恨您……

已經分不清楚哪一種是謊言、已經不明白哪一種是肺腑之言。

--因為您奪走我最愛的姐姐的生命而出生……

所以說、所以說……

--我把您當成姐姐留下來的遺物,但我根本辦不到。

無法去相信,我愛羅根本不敢去相信。

凋謝的花朵只能任憑凋謝,再美好的東西不過鏡花水月。

八重溫和的笑顏,柔軟的嗓音,和直視他的清澈目光--她一定不知到他體內的怪物。

所以才有辦法那麼樣地對待他。

和他相處那麼長的夜叉丸都無法愛他、生下自己的母親也曾恨他--根本不會有人會愛他。現在的八重不會知道的,如果她知道的話,又會以怎樣的目光去看待?

一想到這個問題,我愛羅發現胸口心臟的位置更加疼痛。

--不會離開的。除非我愛羅不需要我了,否則不會離開的。

八重、如果妳知道我的體內有一頭怪物的話,妳還能說出這樣子的話語嗎?

好喜歡超喜歡的,可是好可怕非常可怕。

 

 

八重醒來時一片喧囂。

她睡覺的規律一向良好,晚上時間到躺上床可以說沾枕必睡,幾乎一夜無夢到天亮。

八重,妳還好嗎?」

手鞠擔憂的茶色眼睛緊盯著她。

八重欸了聲,過了幾秒後才茫然對由上俯視她的大姐姐回話:「我沒事呀,怎麼了?」

回過神來的她發現這裡不是她的房間。

白色的布幕、刺眼的燈光、有點硬的床鋪還有混雜各種藥味的空氣。剛來砂忍村的八重蠻常到這裡的,因為那時候我愛羅很不容易控制自己的力量,常常會弄傷她。

我怎麼了嗎?」完全狀況外的八重詢問。

手鞠皺起眉,張了張嘴--

「是我愛羅那個怪物幹的!他又失控了真不知道他到底在幹嘛,明明好一段時間沒發生了!」

夾帶著濃厚怨氣嗓音在手鞠背後響起。

是名擁有一頭和手鞠小姐一樣的金髮,圓圓臉蛋上此時此刻正表現出非常不爽的模樣。男孩子靠在牆上,雙手環胸,茶色的眼睛負面情緒十足。

他是我愛羅的兄長,手鞠小姐的弟弟,砂瀑勘九郎。

「失、失控了?」八重覺得她只是睡了一晚,為什麼世界竟然天翻地覆?

晚上被嚇醒的勘九郎明顯心情很不好,茶色眼睛掃向躺在病床上的紅發女孩子,毫無顧忌開口:「對啦,那傢伙不知道在發什麼神經,大半夜地就在街上失控,一尾幾乎要完全體了!不把全村……啊、當然除了妳這個笨蛋,總之搞的一個晚上沒人能好好睡,還毀了不少東西!為什麼不乾脆消失算了!」

最簡單的狠毒話被說出口。

八重睜大了眼睛。

幹嘛妳真的是笨蛋呀雖然以後應該不會當忍者,但八重妳好歹在忍者學校待過耶那怪物吵得那麼凶,妳竟然還能睡著!」

年輕的孩子總是憑著自己的本一開口,殊不知那才是最鋒利的刀刃。

「--夠了勘九郎!」手鞠嚴厲地阻止弟弟繼續說。

--快滾開,怪物!

八重想起樹上的那個男孩子。

她知道我愛羅體內封印一隻很可怕的怪物。她一直知道。

--為什麼不乾脆消失算了!

可是、可是,我愛羅他……

「……可是,你的弟弟呀!」女孩子的話語蒼白了起來。

 

 

.....................................................................................................................................

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更加害怕失去。對於我愛羅而言,八重是這樣的存在。他沒辦法接受對方消失或者離開--他已經沒有辦法全然相信一個對他好的人。

即使再怎麼喜歡、即使再怎麼期待,畢竟夜叉丸在那個時候已經抹殺掉年幼我愛羅的信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