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

 

八重見過戰亂。

煙霧迷漫,烈火四竄,阿姨遮住她的雙眼,另一手牽著她想要到達避難所。

因為看不見,對於聲音反而更加敏銳。

一路上好幾次被絆倒,卻被阿姨強拉起來繼續走,年幼的八重知道不能哭。那時候的孩子懂事得早,戰火彌漫的時代所造就的特殊童年……或者該說刪去童年這個歡樂時光,直接進入該為自己負責的人。

八重好幾次逼回泛到眼角的淚水,牙齒緊緊靠著堵回所有將要脫出口的聲音。阿姨牽著她的手在發抖,濕冷的觸感卻非常用力拉住她,八重可以感覺到對方拚命地想要將最珍貴、最美好的回憶保留在年幼的她腦海裡。

--八重還是看見了。

從阿姨不時發抖的掌心之中。

熟悉的店面倒塌、散成一地不知名的東西,原本平坦的道路堆積好多雜亂的東西,還有人--八重看得一清二楚,直到現在還能回憶他的表情--陌生人露出奇怪的表情,睜大雙眼卻一動也不動躺在一片紅色之中。

八重踩過那片紅色,鞋子染滿了液體,阿姨沒有停下來。她破碎的嗓音不斷呼喊她的名字,八重、八重、八重,猶如在祈求神明一般的低喃,彷佛這麼做能消除恐懼。

 

手鞠小姐帶她離開醫院時,砂忍村就是那模樣。

八重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因為昨天下午的砂忍村還好好的,她走在沾滿陽光顏色的道路上,細想如果明天天氣不錯也該拿被子出來,不過能進我愛羅房間嗎?她到現在都還沒進去過。

一夜之間,街道沒了。

通往我愛羅家的土黃色街道和四周融為一體,第一眼看到,八重還找不到她平時回去走的道路。

手鞠見紅發女孩子睜大天空色眼睛看著這一切。她無奈張望天空,想了一下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是『ㄧ尾』嗎?手鞠小姐。」八重柔軟的嗓音聽起來多了一分冷淡,「或者該說是我愛羅呢?」

後半句話讓手鞠睜大茶色眼睛。手鞠看向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女孩子,紅色髮絲有幾縷散在臉龐,女孩子漂亮的雙眼眨也不眨的看著,總是帶著溫暖笑容的嘴角失去溫度--手鞠忽然覺得她或許會後悔。

--她不該讓八重看見的。

ㄧ夜之間殘破的砂忍村。

無法想像的恐怖力量。

沒有誰不會覺得不可怕。

「是吧?手鞠小姐。」

他們都說,我愛羅是怪物。

怪物到底是怎樣呢?

手鞠沒有回話,八重也沒追討問題的回答。她的視線依舊在前方,殘破的景象。

光影之中,手鞠看著女孩子的半邊側臉,她幾乎要看穿陽光的變化,但讀不出女孩子的心思。

「很可怕喔,手鞠小姐。」

最終,女孩子獨有的細小嗓音打破沉默。

她說,很可怕。

「可是,」

八重得笑容非常具有感染力。有時候真的會令人忍不住想跟著笑起來。

「那是我愛羅呀。我不知道被稱為兵器到底長怎樣子,他們都說那是怪物,叫我要小心些--手鞠小姐、妳看,眼前這一切是那頭怪物造成的,果然真的好可怕,非常可怕,我連腳都忍不住顫抖……啊、說起來真沒用,現在真的有點腿軟呢!」

是呀,僅憑一頭怪物造成的慘狀,沒有人不會感到害怕。

包括,我愛羅。

「我愛羅一定也覺得可怕吧。」

「……欸?」

「他一直一直是一個人,沒有人跟他說過『不要害怕呀!』之類的安慰話。我愛羅一直面對那種可以造成這樣破壞的怪物,所以,比起我,我有手鞠小姐的保護呦--我愛羅肯定很希望有人可以陪他。」

只有自己獨自的夜晚,與他能對話話的,只有不斷灌輸可怕意念的守鶴。

「很可怕。但我愛羅應該覺得更家可怕吧!」

面對的是沒有人有勝率的大怪物,後方沒有任何人可以應援。

就好比這個大舞臺上,只有他ㄧ個人唱著沒人看的獨角戲。

何其孤獨。

「這麼ㄧ想,忽然就覺得安心下來。」

八重藍色的眼睛望向高了自己ㄧ顆頭的大姐姐。

「而且,我已經答應了我愛羅。」

--不會離開的。除非我愛羅不需要我了,否則不會離開的。

「我和他說了,除非他叫我離開,否則我不會走的。」

那個一直以來沉著ㄧ張臉、ㄧ天說不到半句話的男孩子,八重回來時,他總坐在沙發上,雙腳折在胸前,雙手環抱住。如果沒有人告知八重對方體內有一頭可能ㄧ腳踩平村子的怪物,八重可能以為面前的男孩子可能是什麼小動物變成的。

--雖然真的有過ㄧ瞬間感覺到恐懼。

一想到我愛羅獨自待在家裡面,沒有任何人在他身邊。

八重就想起母親離開前去市集換食物的自己。

只有自己ㄧ個人。

四周是雪地與枯枝。

光是這樣子,年幼的八重好幾次都覺得自己差點被寂寞殺死。

只是那麼點時間,有時甚至不到半天。

大多時候,她有母親、她有阿姨和叔叔、她有手鞠小姐和會和她聊天的人。

我愛羅可是從頭到尾都只有自己,獨自ㄧ人與怪物對抗。

--差一點落荒而逃,卻ㄧ想到我愛羅蜷曲在角落的模樣,八重停下邁開的步伐回頭。

 

--

 

手鞠逃跑過。

身為那個孩子血脈相連的姐姐,因為太過害怕逃跑了。

可是,

小自己兩歲的紅發女孩子卻向她說。

『我愛羅一定也覺得可怕吧。』

她從來沒有想過弟弟也會害怕。

手鞠只知道自己會害怕。

對上女孩子平靜的藍色瞳孔,手鞠不知道自己露出怎樣子的表情。

她看見對方淺淺的揚起嘴角,雖然臉色蒼白得很,手腳也不斷顫抖著,明明ㄧ副快不行的模樣,為什麼她覺得這樣的波風八重很厲害呢

ㄧ次就好。

手鞠想。

--我愛羅一定也覺得可怕吧。

八重的聲音在耳畔縈繞著。

至少也要有ㄧ次。

手鞠抑止住自己不斷冒出的恐懼,努力告訴自己。

她朝八重伸出手,說:「去問問看父親吧。」

 

即使砂忍村的住區接近半毀,今日得太陽依舊依時緩緩上升。

陽光明媚,天空此刻乾淨得叫人驚歎。

只可惜,會抬頭仰望的人只是少數,大多人望著ㄧ夜之間化為虛無的家,移不開視線。

 

==============================================================

 

我卡了好久好不容易碼出來的,快來誇講我!!!!

寫八重時一直想到禁/書目錄的上條當麻,試著讓當麻上身,然後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