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

 

那一天,八重和手鞠沒有見到第四代風影。

ㄧ尾暴動才剛鎮壓不久,身為ㄧ村最高的負責人根本騰不出時間和女兒談談話。手鞠領著八重熟門熟路走進辦公大樓,她詢問父親何時會歸來,辦公的上忍疲憊著ㄧ張臉說,風影大人和千代代人在村外,至少中午前不會回來。

『我愛羅呢?我愛羅是不是在父親那邊?』手鞠直問。

上忍皺眉,風影大人的女兒口中說的名字他知道是誰,就是那個恐怖的怪物。發生暴動才不久,ㄧ提到造成這個事件的元兇,上忍不免壓不下去自己的表情,儘管只有一瞬間,在場的兩個女孩子都有察覺到。

『嗯,多虧風影大人把那頭怪物引到村外,否則村子肯定更加糟糕。』上忍說。

手鞠握緊拳頭,向值班上忍簡單幾句問候,就拉著八重離開。

 

--

 

是日。

八重醒後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麼。

昨天手鞠小姐領著她回自己與勘九郎少爺的住處後,什麼也沒交待便和二少爺離開。當晚八重準備了晚餐等待他們回來,可她等了又等,原本熱騰騰的飯菜都涼了,她仍舊自己ㄧ個人窩在客廳沙發上。

八重有想過要出去送飯,但她不知道手鞠小姐和勘九郎少爺在哪裡,計畫只能被扼殺住。

夜漸深,八重將飯菜蓋上,留了張紙條。希望他們回來時有看見,雖然她覺得他們大底在外邊用餐完畢,這頓飯菜可能是多餘的。

八重在客房時睡時醒到天亮。

又一天,無所事事。

 

--妳這個外來者

勘九郎少爺的聲音不斷在夢中發出尖銳的質問。

ㄧ想到這裡,八重會忍不住握緊拳頭。她在砂忍村什麼也不是,當初阿姨和叔叔會收養她肯定將她所有的運氣用光了。

連逢戰亂,家家不飽,自己的肚子叫著卻願意將碗中的食物分給ㄧ個陌生人,這種人絕對是笨蛋,然而三生有幸,八重在走投無路時卻遇上了。

他們笑的何其溫柔,安慰剛失去母親的她,毫無保留對她微笑。那時年幼的自己只能報以溫柔的微笑,什麼事也幫不上忙,她不會打掃也不會做菜更不會接待客人--即使是這樣子的她,阿姨和叔叔在她露出笑容時高興的擁抱住她。

那時候,八重想,她一定要一直ㄧ直笑著,無論再怎麼悲傷,因為,你看、阿姨和叔叔不是很開心嗎

那個時候,她太小,不懂人間是故。

雖然阿姨會拉著她的紅發說,女孩子可是要留長髮才是女孩子呀,ㄧ邊握著她的手,說:『小八重是我們的孩子,所以小八重什麼事都不做也沒關係。

年邁的夫人牽著她的手,八重可以從對方粗糙的大手感受到歲月,她們走過回廊,到達旅館大廳。八重不懂阿姨字裡行間的意思,睜著眼不明所以抬頭看著阿姨笑出歲月壓出的痕跡。

--小八重是我們的孩子,所以小八重什麼事都不做也沒關係。

但是、但是呀,八重終於明白了。八重明白了。

她已經不是什麼都不瞭解的孩童。

會庇護她的大樹們紛紛倒下,她終於瞭解風吹雨打的艱辛。曾經以為那些景象是窗外的,能看見卻感受不了然而,現在就在腳邊,無論閉不閉上眼,所有的一切毫不遮掩現在眼前。血淋淋的。

已經沒有人理所當然站在她面前解決所有一切難題,已經沒有人為她阻擋所有迎面沖來的風雨--只剩下波風八重一個人了。

--妳這個外來者

八重還活著。

母親、阿姨與叔叔都死了。可是八重還活著。

--妳這個外來者

八重很渺小,非常非常的弱小。如果沒有阿姨千叮嚀萬囑咐,她很可能死在戰亂之中。

--妳這個外來者

她活著。帶著大人們的願望。

所以必須好好活著。

孤獨與寂寞終將被淡去。

她不瞭解砂忍村的一切。連我愛羅自身都不瞭解。

那麼,只要往前踏出一步,即使一時半刻無法被接納,八重相信她可以成為砂忍村的一份子。

是的,波風八重想成為砂忍村認同的人。

 

--

 

手鞠找到父親時已經是兩天后的事了。

我愛羅暴動以來,忍校的孩子和現役忍者紛紛投入重建砂忍村,她與勘九郎和另一名同輩的同學在指導老師帶領下,分別處理好幾處毀壞的建築物,營救可能仍活著的人。

每段休息時間一有空,手鞠會去父親的辦公事探探,希望能和父親談談。

她覺得,這次父親會殺了我愛羅。

上ㄧ次我愛羅完全被守鶴取代後殺了一直照顧他的叔叔夜叉丸,那時,父親就很想對我愛羅動手。最後父親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殺死我愛羅,僅嚴重限制住我愛羅的活動範圍,和帶回來波風八重。

怪物般的弟弟。

超越理解範圍的殺傷力與壓倒性的殺意。

很小的時候、在我愛羅話為修羅後,手鞠很怕自己的弟弟--不、那根本不是血脈相連的弟弟,手鞠甚至這麼想。

但她沒有辦法遺忘母親臨走前的囑託。

身為砂忍村的風影,父親總是忙到看不見身影。

母親泛涼的手觸摸年幼的她的臉頰,臉色蒼白卻笑著。他的父親站在病房外。因為快要死掉的母親說這是她與女兒的秘密,男人就該離開。

『手鞠、弟弟們就拜託妳了喔!』

良久,母親才緩緩開口。

『真對不起呢,手鞠。爸爸太忙了,媽媽只能拜託妳了。』

溫柔的嗓音,如春天嫩芽般的綠眼,消瘦且蒼白的面容。

『妳要健健康康長大,吃飯要好好吃,老師教的要聽進去,出任務時小心謹慎些總好,媽媽不想在那邊這麼早看到妳喔!阿、這麼說來,手鞠也會談戀愛,嫁給一個妳喜歡的人……真可惜、不能和手鞠討論這些,媽媽的要求不多,就是不要太早結婚,男人看多一點才知道哪個是好的……』

『對了,勘九郎雖然頑皮了一點,可以的話手鞠能讓就讓,真的不行就拜託爸爸盯緊他,還有、還有我愛羅,是妳和勘九郎的弟弟,要好好保護他喔!』

母親,對不起。

--可是,他是你的弟弟呀!

八重的話語字字打入心田。

她一點也沒有保護好弟弟。

我愛羅好可怕,非常、非常可怕,連看一眼都忍不住想逃,只要待在同一個地方就好像無法呼吸。

--我愛羅一定也覺得可怕吧!

從來沒有想過我愛羅是怎樣的心情。

--手鞠、弟弟們就拜託妳了喔!

只要一次、ㄧ次就好。

讓她有踏出一步的勇氣吧!

雖然非常恐怖,媽媽,我想實現與妳的約定。

 

父親,就讓我來照顧我愛羅吧!」

手鞠可以聽見自己的聲音,這樣對父親說。

 

=============================================================================================

 

我覺得本文的男主角叫手鞠!!!!!!!

 

我認為羈絆不單單只是相遇。想為那個人做些什麼,以為了對方為基準,一點一滴和對方有了交集,然後那些微小的交集越來越多,盤根交錯,直至將兩個個體連接成無法分開來,這是羈絆,根深柢固的。

對八重而言,她現在在砂忍村誰也沒有深交。

她想要朋友。我愛羅和她極少有交談。手鞠偶而才會見上一面。學校的同學大多分好組,更別說被撿來的她,八重在砂忍大該不可能成為忍者,因為那個年代,身為外來的人不太可靠能成為維持村中的戰力,因為無法信任。

她更多時候一個人蹲在家裡發呆。

她不再我愛羅身邊後,八重連事都不知道該怎麼做。(她的重心事照顧好我愛羅)

她需要一個支援她活下去的目標。

 

……嘛、這是我的推測,歡迎和我討論

另,八重像爸爸,鳴人像媽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