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一

 

你可以告訴明天的自己會好起來,所有的惡意與恐懼只是個噩夢,在墜落之後,夢醒,可以告訴自己,今天將會是個美好的一天。

漂亮如水洗過得乾淨藍空,接過小夥伴拋過來的球,迎著笑臉,將球丟回去。最是平凡的日子,在無數個夜晚裡低聲如啜泣般祈求,夕陽西下,兄姐扯著嗓子喊玩得正開心得自己回家。與大家告別,跟隨兄姐的步伐,將拖著常常的影子留在身後。

--他要得不多。

母親雙手插腰,與姐姐有些神似的面容揚著怒氣,說怎麼那麼晚回家。一邊揍他,一邊又喊著父親吃飯。

--他從出生開始,沒有見過母親,父親也不曾對他露出笑容。

--為什麼會這樣呢

母親露出開心的模樣,問說今天的菜色如何,這可是她研究的新菜,父親嘟噥個兩三句將難題丟給哥哥,二哥牛頭不對馬嘴喊母親扯著這次測驗多麼的難,老師根本在欺負他們這麼一來,母親會問姐姐說有喜歡的人嗎,女生們總喜歡這個話題,性格認真的的姐姐吞吞吐吐回答母親轉頭對他露出笑容……

--媽媽會對自己說什麼呢?

作業有完成了嗎在學校裡最好的朋友是誰班上哪個女孩子漂亮呀

--啊、不知道呢,沒有辦法想像,一點、也沒辦法想像。

--因為、因為呀,是他害死了母親。

母親怎麼可能對他露出笑容呢

他的出生,可是奪走了媽媽寶貴的性命。

所以,媽媽不可能會對他露出向八重那樣子的溫暖笑容。

 

墜落,由上往下直至地獄。

失重感壓得叫人喘不過氣來。

我愛羅睜開眼。夢醒。他仍維持相同的動作,與閉眼前的差別僅只洞穴外破碎的藍色天空。

每一晚,他想像從未有的生活。溫柔的母親、沉默的父親、正直的大姐、好動的二哥。

那是,幻想、不可能實現的夢。

然而,明明知道做夢覺對有醒過來的一天然而,明明如此清楚絕對不可能實現卻一直許下願望--就跟他一直刻意遺忘守鶴的存在一樣,可它會毫不客氣,發出古怪的笑聲,一字一句清楚告訴他,我就在你體內。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加絕望的。

連做夢的資格都沒有。

--我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呢

 

--

 

砂瀑勘九郎覺得他遇到11年以來最大的危機。而且還是那種無法輕而易舉拒絕、逃閉的那種。

他想了無數個辦法,像是絕食,可他家大姐卻對波風八重說,晚餐就不用準備那傢伙的了,正好--我去!那傢伙是什麼,大姐我真的是你親弟嗎真的是嗎!說真的八重妳可以不那麼乖聽手鞠的話,晚上真的沒準備他的份!

或許來個離家出走表達心意已決--ㄧ個晚上沒回家,勘九郎發現家門大鎖換了!八重不在家,他喊多久都進不了門呀!

他情緒暴躁的跑到大姐班上堵人--手鞠直接略過他回坐位,結果整個忍校都知道他在跟他家大姐耍脾氣!

這叫人怎麼活!

那時的他還只是個孩子,縱然身為風影的孩子,他上邊有個能幹的長姐,下面有個據說是砂忍村最終兵器的弟弟,身為老二的他說實在遠比其他兩人得到的關住少許多。

相反的,他得到許多自由。

年幼他可以任意決定自己的行程,可是父親花在自己身上的時間比姐姐手鞠少很多,男孩子總會對自己的父親有多少景仰,況且他們的父親還是第四代風影,砂忍村權力最高的人呀,多少人羡慕,剛入學時有多少人一直喊自己是風影大人的孩子呢

勘九郎崇拜自己的父親,以對方為自己的榮耀,他渴望得到那個人的認同。

但是、但是呀--憑什麼都被我愛羅那個傢伙搶去?

出生得比自己晚,還害死母親,看起來不怎樣,整天沉著臉,一點也不討人喜歡,還必須擔心不能惹他生氣,說真的,勘九郎還認為他寧可把波風八重當妹妹呢!

 

勘九郎……少爺?」

嗚哇哇哇!」一口氣將嘴裡的丸子吞回去,勘九郎從自家門前階梯上站起來。他比和我愛羅同年的波風八重高ㄧ些,憑藉石階他可以由上往下看女孩子,「什麼呀,是八重,嚇死我了!」

八重將過肩的紅發紮起,套著和沙子同色的袍子,腳上是外出鞋。

勘九郎揍起眉,「妳去哪啦?中午怎沒回來!」他以為八重中午會回家一趟,沒想到等到天快黑,對方才出現。

「嗯?手鞠小姐沒跟您說嗎?」八重困惑地眨了眨藍色眼睛,從袍子底下伸出手,用鎖匙打開門,「這幾天會在海老藏爺爺那邊訓練呢。」

「欸?爺爺那邊?訓練釣魚嗎?」他真想不出來那個七十多、看起來隨時都可能掛掉的老頭子有什麼帥氣技能!

「……啊、爺、爺爺貌似不怎麼有運氣呢!」一天釣上來的魚連五根手指頭都不到,「風影大人說我的查克拉比較特別,讓海老藏爺爺多指導我下。」

「欸?什麼跟什麼呀!還不如找狩野老師呢,那個老頭子能教些什麼!」日後的勘九郎非常後悔他這句話。明明是老頭子和老太婆,為什麼揍起人來跟手鞠不相上下呀!

八重沒有反對也沒有贊同,她輕輕笑著。將外袍和鞋子留在玄關,套上圍裙,細聲詢問二少爺說:「勘九郎少爺今天在家吃飯嗎?」

「……」順著八重開門進家的勘九郎覺得膝蓋被射了一箭。

昨天才在學校和手鞠放話說自己一個人也能養活自己、正頂著離家出走名號的他開始抉擇。

「今天吃咖哩飯喔,也有炸可麗餅。」

「我吃!」想想在食堂的伙食,勘九郎立即回話。

不過八重又補充一句,讓他覺心更塞。

八重說,我愛羅今天也會回來呢!

 

======================================================================================

 

我更新啦!!!!!!

不知道為什麼寫到勘九郎特別喜歡看他悲劇的模樣呢!

他是家裡的老二,上面有個姐姐會替他頂天,即使是大人物的兒子,壓力也會比長姐小很多,而他弟又是村子看中的兵器,父親身為風影怎可能不時時刻刻盯著那種毀滅性的武器。ㄧ個人的時間有限,四代風影本身就忙了,又將剩下的精力費在我愛羅身上,嘛、對另兩個孩子的關注就更少啦!

手鞠是個嚴謹自律的女孩子,況且身為大姐的她一開始肯定被好好教育過。即使我愛羅出生後,老爸沒空顧她,自己能好好照顧好自己--大概是三兄弟姊妹中最令人省心的。

勘九郎大概算被放養,畢竟卡著下面那個不省心的弟弟,和上面能幹的姐姐。

所以他算是壓力最少,更加使人親近的孩子……如果撇去後頭算可怕的妝容,我覺得他像鄰家小弟弟,很皮,會鬧脾氣,但會逗你開心的笨蛋弟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