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虛空爆破

 

不逃嗎?』

那是聲音,除了『母親』之外的,聲音。

女孩子揚起頭,偏紅的瞳孔裡是陌生感和一點兒的好奇。

異色的雙眼,像童話故事裡閃耀的寶石,沒有見過的生疏面孔。在『母親』教導的知識裡面,沒有面對『與陌生人溝通』的相關技能。

年幼的女孩子眨了眨眼睛,保持一樣的動作,坐在實驗臺上,和青年大眼瞪小眼。

擁有一雙漂亮眼睛的人說:就像籠子裡的鳥類,妳已經忘記飛翔了嗎?

 

--那天,是籠子消失的時候,是世界崩裂的時候。

--那天,她見證到真正的真實。

 

天空不是藍色的,是那種混多顏色混雜一起髒亂的色調。雨點是冷的,一點兒也不留情,完全不在乎地剝奪溫度。

--不逃嗎

要逃去哪裡呢?

柏拉圖式的理想國到底存不存在呢?

義肢般的翅膀,能驅使它揮動嗎?

 

 

  Dear 媽咪:

媽媽,好久不見了!

爸爸和媽媽最近在哪裡呢?前幾天你們說近日會來日本,會來看麻理嗎?好久沒見到爸爸媽媽了,進學園都市後,只能用郵件和軟體說話,有些失落呢,不過爸爸和媽媽的模樣麻理都記得,所以請不要忘記麻理!

最近放暑假了,日本的學期制度和義大利不一樣,雖然上課嚴謹很多,一節課老師批哩啪拉開講,彷佛高科技產品一點兒都不有趣,還不如我自己自修來得有趣--啊、媽媽,請別給爸爸看到這段,真的不能給他看!爸爸有時挺囉嗦的!

說到囉嗦,還記得黃泉川小姐嗎?麻理租房的主人,最近越來越會念麻理了,明明二十多歲的女性,可是一開口就像更年期的婦女,跟小春姐姐和了平哥哥再對話一樣,嘴上沒有片刻休息!

還有還有,要跟妳們宣佈最重要的事喔!

 

麻理找到哥哥了!

                             

祝爸爸媽媽平安。麻理。

 

附加照片:哥哥01.JPG、哥哥02.JPG

 

--

 

將訊息發出,順便告訴母親收到包裹。

雲雀麻理換上櫃子裡快十套一模一樣的制服。常盤台是間相當嚴謹的貴族學校,連假日外出都被嚴格規定一定要穿校服。

當然,要做些什麼事或者進入某些場景裡,麻理有自知之明換上便服。她通常學前室友的變裝方法,畢竟如果穿便服外出先被黃泉川小姐看見,她肯定知道自己要去哪些地方晃,為了避免有門出不得,麻理一律穿制服出門,再找間旅店換成便服。

套上薄毛衣,電話聲響。

是今天約好要一起到Seventh Mist吃新品的禦阪美琴。

「嗨嗨、是麻理喔!」

『抱歉麻理,』一上來就這句話的美琴讓麻理有些發愣,『今天Seventh Mist發生爆炸案,沒有辦法吃了!』

「耶?美琴妳再怎麼生氣也不要挑特價的今天炸了店家呀!」

『……雲雀麻理!』

「不是嘛,不該是真的炸彈吧?Seventh Mist算在學生常去的區域裡,相對離實驗區有段距離,笨蛋實驗狂再混帳也不會去那區光明正大實驗,而且要進來學園都市肯定遭受幾乎剝光衣服的檢驗,不可能攜帶危險物品進來--再說能力者有那種可以讓一整間Seventh Mist面臨今天歇業狀態的,我會第一個聯想到美琴喔!」

『……為、為什我會無法反駁呢!不對--我才不會做出這種事呢!會做出這種恐怖份子的事,麻理比我還要有機率喔!』

「哼哼哼、麻理也這麼覺得喔!」

『--我才不是誇獎妳呢!!』

 

時間再回到稍微前一點的Seventh Mist。

Seventh Mist是間連鎖服飾店,以平價親民為著名,一共七層。其中最上面兩層是輕食點心咖啡和書店等商家。蠻適合百分之八十為學生人口的消費範圍,加上衣服種類繁多,從泳裝到登山設備應有盡有,放學時刻的學生時常會結伴來這邊晃。

美琴和麻理喜歡的是六樓咖啡店的蛋糕,精美可愛,完全純手工為招牌,缺點就是每天的蛋糕和餅乾是限量的,來晚就沒有。

好一段時間,她們幾乎每天下課就會沖來Seventh Mist打算將每一種試過。這個任務在她們一年級時花了將近一個月多才完成,到店長都認識她們,還特別招待獨家小點心!

 

麻理經過Seventh Mist時,尚有人潮留在一旁觀望。

日本的治安遠比義大利好太多了,搶案和些不明所以的事件大該每幾步就發生,由其在非法地帶裡,麻理幾乎麻木到視而不見。

美琴跟她說她們在附近的醫院裡。

麻理找來一個人詢問哪邊有醫院便走過去。

 

--

 

「『幻想御手(Level Upper)』?」

身穿白袍,頭頂白一片的老人彎著身子,面對辦公桌後一大片玻璃緩緩開口。

語氣中帶點疑惑卻又不是那麼地不在意的感覺。

弓川萌頭疼似的皺起眉,趁指導老師沒看見時,滑稽地用拇指壓壓眉鎖,猶豫開口詢問:「……嗯……木原教授,請問那是什麼意思?」

看著七十多歲老人瘦小的背影,弓川一點兒也不覺得自家老師能和那兩個字扯上關係,畢竟自大學時期就被老師虐得不要不要的,即使現在從五十取三中被錄取,零點六的命中率並沒有使她提高信心。由其在老師面前,她恨不得能不要見面就不要,況且實驗 進展緩慢的時候!真心塞呀!

「蠻有趣的點子,不過實行率貌似不高。」木原幻生的語氣表達出對都市傳說的不感興趣,轉而提出:「前幾天妳提出想要第七名DNA圖譜,最近會允許下來,還有,關於妳負責的原石報告應該也差不多要交了吧!」

「啊啊啊啊阿啊--木原教授真太感謝您了,最近會好好注意信箱的!」完全逃避問題的弓川提高音量,表示老師的偉大以企圖模糊掉重點。

定期交的報告她已經緩了好幾天呀!!

在木原幻生無聲的允許之下,弓川飛也似的逃離。

--果然無論有沒有畢業沒有交報告的心情都是一樣的!是說我明明辛辛苦苦拿到畢業證書為何還得看老師臉色呀呀呀呀呀!

 

在弓川碰的一聲離開木原幻生的辦公室,他看著玻璃窗外面的實驗區,腦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幻想御手……真是個有意思的名字呀!」

老人感歎的坐回椅子上。

他拉出上鎖的抽屜,找到一份紙緣泛黃的報告,瞇起因年老而衰退的眼再次看了裡面的內容。發出緩緩的笑聲--如果有小孩子聽見大概會被這種混著奇怪氣音的笑嚇到吧!

 

--

以鋁為原料維持重力子數量,但大幅提升速度,以達到一口氣灑向周圍--簡單來說,就是「把鋁變成炸彈」的超能力。

--兇手在短時間之內,能力等級個然大幅提升。

黑子的聲音彷佛就在耳邊。

--好像是種可以讓我們的能力輕鬆提升的道具……幻想御手(Level Upper)。

佐天開完笑似的言論。

 

美琴感覺到一鼓巨大的能量在眼前。

被彈開的青蛙玩偶,以眼睛看得見的變化在縮小,能量壓縮在一個點--劇烈加速的重力子,她想到這個詞,咬緊下唇,趁現在未達到最後一刻之際,美琴從口袋裡掏出常用的遊戲幣,想要以慣用的方式來解決。

但是,

硬幣卻掉落在地上。

她的「超電磁炮」沒有辦法發出。

--來不及了!

當時美琴這麼想。

硬幣甩在地板的輕脆聲響幾乎將心跳摧毀。

僅僅幾秒之差,預想中的爆炸如其響徹--

初春抱著小女孩的身影在眼前。

但是、但是呀--

手心是涼的。

四肢無法動彈。

她是、她可是--

美琴看見那個總是和自己處於對立面的少年的身影。

名為上條當麻的高中生站在小女孩前面、站在初春前面、站在美琴前面,只是伸出右手,和平常與她戰鬥時一樣,僅僅單純地做出那個動作--能量爆炸伴隨的風壓吹來,美琴感覺到溫度驟升,衣襬和頭髮不斷的飛舞,視線被風吹得睜不開。

少年不可思議的右手不知道為什麼使她們面前的爆炸消失。

啊啊、明明得救了,可是、她為什會覺得不甘心呢?

不該是這個樣子的。心底有個聲音在說。

不是因為自己沒有辦法拯救而不甘心,而是明明有辦法有能力,但是……硬幣為什麼掉了呢?不對、不是這樣子的!如野獸咆嘯般在內心裡吶吼。是她,是禦阪美琴本人,最根本的是她的自尊心。美琴再一次向內心確認。

身為學園都市最頂端的七名能力者中的第三名「超電磁炮」、常盤台的王牌之稱的--向來只有她保護別人,然而今天的角色相反,美琴感到前所未有的不甘心。

 

而且、而且、最可惡的,

在她半諷刺的向少年表達,只要他出來澄清可是會變成英雄喔!

--只要大家都平安無事就夠了吧?

--是誰出手救人很重要嗎?

少年反而平淡無其說。

現場太過混亂,以那種威力的炸彈卻能保住在場人員的安全,身為當時等級最高的能力者而言,美琴一句話未開口,所有人都以為是她拯救了大家。

 

--是誰出手救人很重要嗎?

那個刺蝟頭笨蛋!!!!!!

 

「開什麼完笑呀呀呀呀呀呀!」

--是誰出手救人很重要嗎?

混帳混帳混帳混帳混帳混帳混帳混帳混帳--比起那個,14歲的禦阪美琴認為那個說著耍帥臺詞的少年太過可惡!

壓在少女心中的自尊心極其無法接受。

明明不是她救的人,為什麼她非得要被當成英雄呢?

 

麻理找到同桌的時候,看到的就是穿著常盤台制服的女孩子抬腿將牆壁當成砂包練習,一旁看來是行政人員半禿的男性在努力想要阻止她,但又不知如何開口。

--我不認識這個人。

麻理當機立斷表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