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邏輯悖論

 

 

--如果發生什麼事,就回家吧

媽媽無可奈何的嗓音。

昏昏沉沉的一天開始,淚子有時候會夢見母親,在出發前來學園都市就學前,母親是反對的。

但是,

媽媽、我想呀、到學園都市,然後成為能力者!』

--要動到腦子裡的東西還是很可怕耶

『我想要去學園都市啦!』

--是嗎?媽媽我其實是反對喔!

這麼說的媽媽嘆了好幾口氣,卻開始替她準備行李。

自小被理所當然護在手心裡,年幼的佐天淚子根本沒有設想過外頭的風風雨雨。她所瞧見的世界是這麼的明亮、這麼的美好,彷彿世間所有一切都鍍上美麗寶石,閃閃發亮。

這個世界其實比想像中還要殘酷不少。不是作業忘記寫而被老師罰站、也不是和同學打架媽媽來學校、更不是數學小考慘不忍睹--而是更直接、更露骨地,太過平鋪直敘闡訴事實,就只是那樣罷了。

『評斷等級LEVEL0(無能力者)。』

機器平板的女聲一點也不體諒人,說出讓人不得不接受的判斷。

無數次從實驗室回來得到的答案。

淚子每次以為自己已經能平靜地接受這個事實,可是,一聽到答案仍忍不住咬緊牙根,心臟糾結起來。好痛苦,痛苦得不知道要怎麼辦。

為什麼自己是LEVEL0(無能力者)呢?

--媽媽、我想呀、到學園都市,然後成為能力者

夢想在眼前,金光閃閃。有人卻明明白白告訴妳,那是不可能的事。

想要能為能力者。

即使被明確告訴,這個夢想至今依然膨脹著。

--禦阪美琴就是靠努力從等級1變成等級5的最好例子。

神話就在眼前。

即使多麼絕望、即使失去所有信心。

年紀只比自己大一歲的美好就在眼前,活生生的。

所以、所以呀--

再努力一下下、再努力一下下,說不定實現夢想的那一天將來到。

絕望之中,佐天淚子這麼告訴自己。

 

--

 

由於太過丟人,美琴扯著麻理快速從醫院裡飛奔出去。

「啊哈哈哈哈哈哈--主任肯定會很生氣的!超生氣的!妳這個笨蛋,學園都市第三名『超電磁砲』可是常盤台的招牌耶!哈哈哈哈、不行了,看醫生在一旁不知道該拿妳怎麼辦的模樣實在太有趣了!」

白色蓬鬆頭髮散在沙發上,麻理瞇起紅茶色澤的雙眼,努力憋住笑到快流下來的眼淚。

「吶吶、美琴,妳說論壇上面會不會談起『在醫院爆走的超電磁砲』?不過醫院這個字眼真的不大好,說不定會令人聯想到什麼負面台詞,然後妳又要被約談了。」

「--啊啊啊啊、麻理妳不要再說了,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好想死!」

剛才一回過神,發現自己踹著醫院牆壁發洩的美琴真的好想刪掉那個片段。

「哼哼哼,不過是什麼事會讓和平主義者美琴那麼生氣呢?」雖然御坂美琴性格暴躁了點,燃點也低,但會生氣到不顧自己的形象在公共場合洩怒可是相當稀少呢。

就連常盤台最大派系的女王大人來找碴,礙於當場有其他人,美琴可都繃著快洩出殺意的笑臉,至少也忍到沒人才開始破壞公共物--順帶一提,通常是白井黑子過來處理常盤台中學公共設施莫名其妙響起警報的事件。如果沒有身為風紀委員的黑子攔住,美琴大抵被懲處委員通緝了吧!

她們首先回到麻理剛才訂的房間。

美琴將臉塞進鬆軟的枕頭裡,一個人大字型躺在雙人床上,發出奇奇怪怪的哀號聲。另一邊,麻里穿著便服,雙腳蜷曲在胸前,整個人側躺在酒紅色沙發上,與另一個人呈現對比,沒心沒肺笑得異常開心。

「哈哈哈,該不會是食蜂參了一腳呀!」麻里半開玩笑說。

「為什麼要談到那個女人呀!」燃點低的美琴一聽到人名就開始心情不好。

「不,Seventh Mist的爆炸應該和食蜂不太有關係,不像她的風格。」最重要的事,食蜂不會沒事找事做。麻里轉動紅茶色的眼珠子,逐一思考,「說到底為什麼會在那邊爆炸呀?恐怖攻擊?不不,能躲過進出口檢查的外界不可能在那麼奇怪的點引發事件。那麼會是裡面的人員在表達抗議嗎?但為甚麼要選甜點店呢?對了,美琴,該不會是有人向妳挑戰?」然後因此造成不可思議的化學反應。

「……Seventh Mis才不是甜點店呢,麻里,妳關注錯了吧」美琴忍不住吐嘲那個擅自將服飾店歸類成甜點店的好友,Seventh Mis只是外租一間店面給人家好嘛!「還有,才不是我呢!這次我什麼都還沒做好嘛!妳這個混帳不安慰我還一直認為我是兇手!友盡!」

「哎嘿★」

「不要學食蜂那個奇怪的動作!」

 

--

 

當時候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妳聽過「虛空爆破事件」嗎?』

學妹混著濃重鼻音緩緩開口。

『爆炸的地點跟時間毫無規則性,所以目前還找不到兇手。最近,兇手甚至將小孩子的包包或玩具等不讓人起疑心的東西改造成炸彈。』

在最一開始的時候,美琴是從學妹口中說起才真正注意到這起事件。

身為維持學園都市的風紀委員之一,假設連他們都開始關注起來,那麼,事件的真實率至少提高到百分之八十--至少,美琴是這麼認為。

上次小學生的包包被搶走,美琴一度以為是那個炸彈兇手。前幾分才聽初春提起,後幾秒就被拉著找那個所謂搶走包包的兇手,太過相近的時間點不免使美琴關注起來--雖然說,最後誤會一場,小妹妹的包包只是被小狗叼走,卻害她半天神經緊繃東找西挖,印象不深刻才怪!

再來,黑子也曾向她抱怨最近有個很麻煩的案件,同一支部的固法學姊幾天前也在商場遇到相同手法的事件。

把鋁製的產品--有時候是湯匙叉子之類的小物件,有時候是資源回收桶撿來的鋁罐--塞進看起來無害的小物件,然後,等待時間一到,人群查覺到不妙時老早無法躲避,炸彈爆炸。

直至今已經有六名風紀委員被炸傷。

『以鋁為原料,維持重力子數量但大幅提升速度,能量一口氣爆發出來--』用科學一點的來說就是如此。

「嗚哇、新型犯罪手法耶!」了解來龍去脈的麻里驚呼,如果沒有超能力開發,就不會有這起案例。在短時間內同時有太多其他因素影響下,卻能保持一定程度的穩定(至少成功六次)讓重力子加速,這可是連超前二十年科技的學園都市也無法保證能成功呢,「那麼,在如此明顯的提示下,兇手肯定擁有超能力,我記得風紀委員應該有一定的權限能使用『書記』吧。」

書記,記錄全學園都市所有登記的能力者。

「啊啊、黑子當初跟我說時,我也這麼說呢。」最快且最簡單的方法,美琴無奈嘆了一口氣,繼續說:「奇怪的地方就在這裡,『量子加速』這種能力要到達把鋁變成炸彈可要LEVEL4的大能力者的程度!『書記』上確實有符合的資料,但那個符合者陷入昏迷快兩個禮拜,醫療紀錄完全沒有顯是醒來過的跡象,除非那個人能在夢中操作能力,否則兇手不是她。」

「『書記』出錯的機率多高呢?」雖然不太可能,但麻里仍提起,儘管只有百分之一的機率,科學史上重大的發現與發明就藏在秒小機率中,在找到鎢絲代替碳做為燈絲前嘗試多少材質呢?只要有一點點可能性都必須列為參考。

麻里看著排列整齊的磁磚,觀察磁磚上的花紋形狀,每塊磁轉都是複製體,一塊一塊推疊起來有一種有秩序的美感。她喜歡在思考的同時找尋一些小樂趣,例如落葉掉下來的速度、行道樹的排列、播報員說話的方式。

「或者說,『書記』上沒有登記到的,嗯、好比『偷渡客』的存在?」說到沒有名單的人員,可不只這幾種。依那群沒心沒肺的科學家,說不定為了測試理論找了不少非法實驗體。「啊、等等,妳今天抓到的那個現行犯呢?」

美琴鬆了一口氣,同桌在想事情時通常會陷入一種「整個世界以我為中心」的奇妙氣場,想打斷但對方不會理會呀!

「根據『書記』的紀錄,炸彈客的能力只在LEVEL2。」

--把鋁變成炸彈可要LEVEL4的大能力者的程度!

「現在應該把他轉交給警衛,公共危險罪不是那麼容易被放出來。」

麻理發出欸的一聲,美琴剛才給他看過爆炸現場的照片,LEVEL2的能力者光要把量子加速就很困難,不可能才是。

但,那名炸彈客高中生卻親口承認。

「前段時間不是有健康檢查?」學園都市每位學生在學期開始與結束前,必定要接受檢查,除了例行的身高體重,超能力評估也是期中一環。

「LEVEL2沒錯喔!」美琴回答。

悖論。

麻理想。

一定是有什麼漏掉了,事件發生一定有他的因果。

需要LEVEL4等級的大能力者、能力又是屬於操作『量子』或『加速』相關的、剛好在今天下午出現在Seventh Mist--等等,這點要做保留,有超能力後還要考慮遠程操作,食蜂就是個例子!

但是,現在只有一個符合百分之八十的嫌疑犯。因為當初在Seventh Mist樓梯間拿著娃娃的少年,他手上的玩偶在之後確實被發現重力子的存在,以及對方親口承認識他做的--是他用自己的超能力。

就差,那麼地一個關鍵。

「欸?LEVEL2?」麻理像是突然靈感出現,趕緊做了起來,眨眨紅茶色的雙眼,「只有LEVEL4的能力者能做到?」

兩個疑問使美琴感到困惑。同桌在向她確認些什麼?

「提升能力的等級。」

「啊?」

「美琴妳聽過嗎?最進很流行喔、大概吧,連笨蛋弓川小姐都有注意喔!」這麼說來若不是弓川萌有在注意,麻理大該也不知道吧。

她彎起雙眼,像得到什麼有趣玩具的小孩子那樣,開心地公佈答案。

「幻想御手(LEVEL UPPER)。」

--據說是種可以提升能力等級的東西。

 

-------------------------------------------------------------------------------------

 

重新看過一次自己寫的這篇,發現此篇食蜂存在感十分強烈(這樣真的好嘛?),而且都被當成嫌疑犯的前提下說到她!!!

禁書目錄才追到新約的四集,新約開始茵蒂克斯的存在感接近沒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美琴一直在刷新啦,但我還蠻喜歡小修女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