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那天是個下雨天。原本晴朗無比卻在一眨眼之間嘩啦啦下起。宛若霸堤裡的水忽然找到微小的裂縫,瞬間所有的壓力聚集在那,然後,猛然地狂奔而出。

 

季丹一看見車窗上滑過幾行透明的痕跡,立馬覺得不妙,下一刻,連在火車內都能聽見大雨如何滂沱。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而身旁是名年紀大約40上下的陌生的中年男子,降下大雨的那刻,原本閉眼假寐的他忽然驚醒,睜開眼來。

 

「唉呀、真糟糕,不知道我女兒有沒有帶傘出門呢!」

 

他望了烏雲密布的天,若有所思開口。

 

季丹看了他一眼,停頓幾秒而後開口:「希望有帶呢!要不然回到家肯定濕透了全身。」

 

男人抓了抓又黑的皮膚,露出像大男孩那樣過分爽朗的笑容。

 

「明明都九月了,今年的雨下得可真長呢!」

 

季丹正想著要怎麼回答,平板的電子女聲突然響起。

 

『即將到達東崙市,請下車的旅客拿好行李,準備下車。』

 

彷彿救星。

 

季丹在心頭深深嘆了一口氣,這樣話題應該也可以終止了吧。她其實不太擅長和人聊天,尤其是陌生人。

 

「啊、我該下車了。」一臉露出抱歉的模樣,季丹開口。男人瞇眼眼,露出屬於他年齡淺淺的魚尾紋,他搖了搖頭表示沒關係。

 

季丹背好後背包,拿下放置在上頭鐵欄杆的行李。禮貌性和坐在原位的男人說聲道別,而後走到走道中央,和同樣下車的乘客們並列成一直線,往車廂一端前進。

 

她的行李不重,一個後背包和一袋衣服,其它全在幾天前寄過來。

 

包括雨傘。

 

所以,她才會看到窗外下起大雨時覺得不妙。

 

雖說這年頭的便利商店一條街會有三家,裡頭肯定有雨具,但價格一向比裡雜貨店貴上許多。季丹覺得浪費。如果在台北,她當然寧可跑回去,即使濕了半身卻可以立即洗澡,然而季丹現在來到的城鎮全然陌生。

 

連住宿的地方都不清楚在哪。

 

一行地址,無法讓人想像房子。

 

季丹越發覺得無奈。但,即使無奈卻必須跟前面的人移動步伐。

 

她別無選擇,看來只能先去買雨傘。

 

火車進站的減速煞車喀啦喀啦發出低鳴,季丹拉緊行李,連自己也沒有注意到的力道使指間泛白。

 

一出火車,雨水的味道直衝鼻腔。冰冷冷且濕漉漉的。季丹想起冬天的台北,但僅只一瞬間。北部的雨是細細小小,而非要砸穿屋頂似的。

 

火車進站的月台相當擁擠。下車的人、上車的人,一下子之間混在一起,熙熙攘攘,彼此之間無視線交流,專注的前方是將前往的未來。

 

大家都是旅人。

 

這裡只是個短暫的停駐處。

 

唯有徬徨之人才會徘迴在此。

 

季丹同樣也是其中一員。

 

她提著行李,和每一個下車的人一樣,走上相同的路。

 

莫名地,她忽然想起母親送葬的那天。

 

或許同樣是個雨天吧。

 

掌心捧著母親的遺像,跟著前方人的步伐。那時的季丹彷彿失去了靈魂般,畢竟她和母親彼此相依為命十餘年了。快十八年的時光,有一半是母親的。

 

沒有母親的生活,季丹完全無法想像。

 

可是, 奇蹟的是,她竟然獨自一個人生活了兩個月,在母親過世後。

 

季丹覺得身而為人,真是不簡單。

 

在她半發呆地跟著人群移動,一道熟悉的聲音忽然出現。

 

季丹抬頭一看,人海茫茫,她沒有見著任何熟悉的面孔。

 

因該是聽錯了。她想。而且高中同學沒有人填這裡嘛!

 

她又低下頭,看著地板。

 

 

「程季丹。」

 

 

這次很清楚。

 

喊她名字的人肯定在附近。

 

季丹回頭,眼裡映照的是比自己稍微高一點的男孩子。

 

她瞪大了眼。男孩子臉上、頭髮和衣服半濕,他站在季丹的正後方,仔細盯著她的動作,黑瞳裡看不出任何情緒,唯有短暫一瞬的彈舌動作表達心中的不愉快。

 

「喂、程季丹,妳是還沒有睡醒嗎?」

 

他以抱怨的口吻說。

 

一手拉過提在季丹手上的行李。

 

「怎麼這麼輕,妳到底帶了什麼呀!程季丹!」

 

季丹知道那是誰。

 

母親的葬禮彷彿在眼前。

 

穿著陌生制服的少年站在不遠方,她知道對方在看她。

 

無語的沉默。

 

彼此視線相交,或許從對方眼裡讀出些什麼,季丹覺得心情好了些。

 

季丹試著微笑,揚起嘴角。一如迎接下班回來的母親。

 

「小梅,你比媽還囉嗦。」

 

「程季丹,妳是想找我吵架嗎?」

 

男孩子不悅地揚起嗓音,挑起眉。

 

季丹覺得她現在的表情可能過於喜悅到欠揍。

 

她弟看起來真的很想在公共場合宰了她。

 

「你該叫我姐姐,笨蛋!」

 

他們是自誕生以來最為相似的存在。即使在母親過世前,季丹完全不曉得對方的存在。

 

他們各是彼此的一半,打從第一次見面就知道。

 

不用言語。

 

「……妳才是妹妹呢!怎麼看我都比較像哥哥!」

 

「小梅你沉默了一下對吧!對吧!出生證明上可是比我晚出生一分鐘喔!」

 

季丹臉上的笑容是母親過世後,很少露出的、發自內心的,笑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