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都市傳說

 

學園都市裡的科技大約比外界進步將二十年,然而百分之八十的人口為心智未成熟的學生,即使在怎麼把腦袋中裝滿知識,屬於年輕人的好奇心及創造力可是成年人無法比擬--無數毫無根據的「據說」就這樣口耳相傳。

沒有人知道來源出自於哪,沒有人曉得事件的真與假,都市傳說誕生在虛無縹緲的空氣中,然後,久而久之,大部分的人漸漸習慣那些奇奇怪怪的事件,進而將它融入日常。

「真實」就會被硬生生抹殺掉。

它只是一個故事。

那麼,為甚麼這個故事會誕生呢?

啊、那個誰跟我說的,好像是從那個誰誰誰那裡聽來。

宛如,因與果之間被塗上修正液。

中間的空白反而裡所當然起來。

對於都市傳說,美琴向來採取只聽不問的態度。

 

美琴妳聽過嗎?最進很流行喔、大概吧,連笨蛋弓川小姐都有注意喔!她彎起雙眼,像得到什麼有趣玩具的小孩子那樣,開心地公佈答案。

幻想御手(LEVEL UPPER)。

--據說是種可以提升能力等級的東西。

 

都市傳說。

 

『聽說使用「超電磁砲」的DNA製做了複製人,那些複製人被開發為軍用兵器,已經快實用化了。』

細小的討論聲傳進耳畔。

聽說。聽說。聽說。

一旦聽說牽扯到自己本身,那兩個字格外的沉重,即使是假的。

見麻理揚起得意的笑容說著,美琴愣了個幾秒才回神過來。

幻想御手(LEVEL UPPER)弓川小姐對它有興趣」是對都是傳說有興趣,還是內容本身?

美琴提出疑問。

雖然答案大至知道。

看、白髮的女孩子很快回應出她腦內的答案。

「當然只有『幻想御手』本身,白癡科學家怎麼可能注意到社會的常態!」麻理毫不客氣詆毀弓川萌,「據弓川小姐說,如果真的有幻想御手這種東西,那麼,能力開發什麼的又將邁向新的里程碑,這些麻理是不在意啦,但我對那個東西怎麼開發能力相當有興趣就是。」

學園都市借由藥物、催眠術和一連串的腦力開發課程,最終好不容易誘使超能力被開發。

「依據網路上所說,連無能力者(LEVEL0)都能獲得--這代表,『幻想御手』比學園都市更進一步掌握住原理。」

藉由腦內個人的現實(Personal Reality)對微觀世界造成影響,並因混沌理論將影響擴大、放大,才形成超能力。學園都市花了多少時間多少精力去實驗,然而現在有個自稱,只要使用了,就能獲得超能力之類的言論--簡直是在發出誑語。

「哼哼哼,如果是真的,理事長們可不會任其發展喔!」

「……為甚麼妳的表情這麼愉快!」愉快過頭了!不不不、與其說是愉快更不如說是幸災樂禍才對!

「因為會發生內戰呀!」然後她就可以回義大利!

「快把妳的幻想滅掉!比起內戰,世界大戰還比較有可能性!不!我們原來是在討論這個話題嗎!」

 

--

 

翌日。

溫度計發出嗶的一聲。

上面顯示「37.3℃」。

初春覺得世界在搖晃,好像剛坐完雲霄飛車下來的感覺,但她在上一刻確實沒有搭上那種尖叫系的列車,當然、下一刻也沒有。

「……嗯,雖然溫度降下來了「,不過今天還是乖乖躺著休息吧。」

室友認真開口。

初春的室友是名叫佐天淚子的同年級且同班的女孩子,她伸出手,量量初春額頭上的溫度,認真的點點頭,再次開口。

「果然還是好好休息,我會連妳的聯絡單一起拿回來的!」

而後,在初春來不及阻止下,佐天俐索地爬下。她和佐天的宿舍是兩人的,一人一面牆,上面床鋪下面書桌,晚上睡覺時燈全關,一人躺一邊,說個話中間好比隔著一條大河,明明幾步的距離卻在黑暗中感覺很遙遠。

初春覺得喉嚨很癢,比平常還用力地想發出聲音。

「不、不用啦,我過幾天自己去拿!」

但或許真的是感冒惹得,聲音好比小動物那樣黏黏糊糊。

回覆初春的是佐天活力充沛的嗓子。

「初春妳趕快睡吧,趁今天把感冒快治好,不然好不容易來到的暑假可是會哭泣喔!」

像夏令營裡帶隊的大姐姐,精神十足,只要一喊個話就會感染快樂一樣。

初春拉拉薄被,佐天離開寢室關上門的聲音還是老樣子很大。

--啊啊、不過那個嫌疑犯的資料還真奇怪!

臨睡前,初春聽著屬於夏天的蟬聲,還是想著昨天在Seventh Mist的那個炸彈客少年的資料,「書庫」裡明明寫的是LEVEL2,完全沒有竄改的痕跡,那麼……

 

--

 

在常盤台中學的校規裡,明確告知全校兩百多名學生,即使非假日或者下課後,必須穿著制服,當然,暑假也不例外。

「啊啊、真不可思議呀!」黑子站在攤販的遮棚下,擋住夏天一點也不溫柔的陽光。

噹啷!

「我要草莓的,黑子呢?」美琴一向點草莓口味。

噹啷!

「跟姐姐一樣!」黑子理所當然回應,喜好和自己喜歡的人一樣,雖然沒有多大的意義,但光是這點就讓人覺得開心。

噹啷!

「明明氣溫沒有改變,但只要聽見風鈴的聲音,就覺得變涼了呢!」

就好比聽到冰塊香狀的聲音般,明明是想像,但五感上就是覺得溫度好像有降下來了……雖然是錯覺啦!

聽到黑子的話,美琴開口:「啊、這就是所謂的共感性吧!」

黑子發出欸了一聲,中學一年級的課程並沒有談到過。

「『共感性』的意思就是同樣一種刺激,可以讓人或得兩種感覺喔!」說話其間,美琴接過冰店大姐姐遞來的杯子,「舉例來說,人的五感之內,只有視覺才能分辨出顏色,但看見紅色系的色彩會覺得溫暖,看見藍色系的會覺得冷,意思就是『顏色會造成視覺以外的影響』。」

「像是黑子妳聽到風鈴聲就覺得變涼啦!」因為大腦會自動解讀有風有在吹→空氣流通等於能量轉換→熱能會被帶走→那麼,就是溫度會下降。

「『聲音造成聽覺以外的影響』。」

「YES!」

「啊啊、該說是人類大腦太過單純,還是太懂得幽默呢!」黑子評論。

人類的大腦可是意外的好欺騙。

黑子將混著糖漿的細冰一大湯匙放進嘴裡,在夏天,沒有什麼比冰品更能拯救人心!但是也由於吃太大口,引起不適的反應,頭瞬間疼起來。

「御坂學姊!白井同學!」黑子還沒向美琴訴苦,熟悉的嗓音突然傳過來,「昨天謝謝妳們了!」

黑直的長髮過肩散在背上,穿著柵川中學屬於女孩子的水手服,左邊頭上別著花型髮夾。她是佐天淚子,美琴對於她的認知還處於在「在初春旁常出現的女孩子」。換而言之,就是朋友的朋友。

這麼一想,美琴想到離別前初春的狀態不怎麼好。

雖然前幾天見面時就有感冒的樣子,但昨天的爆炸案好像嚇得身心疲憊,造成狀態更糟糕。

「初春她還好吧?」

「感冒本身沒什麼啦!睡一覺後好很多,溫度都退了不少!」早上離開宿舍前,還有一點燒,但離完全降下來不遠,「只是從昨晚睡到現在,初春大概睡不著,在宿舍裡閒得發慌吧!」

「啊啊、也對,畢竟一整天都躺在--」黑子尚未說完的話,被眼前的景象硬生生阻止。

「能讓我吃一口草莓口味的嗎?」這麼開口的佐天得到是美琴同意的回應。「送妳檸檬口味當回禮!」

姐姐大人.美琴含過的湯匙就這麼理所當然送進佐天嘴裡--這、這可是黑子夢寐以求的原望呀!

--間、間接接吻!!!

「妳、妳們在做些什麼!」感情完全凌駕在理智上的黑子大喊。

「咦?互相試吃呀?」佐天一臉疑惑開口,用自己的湯匙將冰推入美琴嘴巴--這個舉動讓黑子更加羨慕!

--原、原來還有這種方法!真是太厲害了佐天!多麼渾然天成的理由!GODJOB!

開了眼界的黑子連忙開口,「那我也要間接……不,是互相試吃!」

「妳點的是跟我一樣的東西。」

黑子第一次覺得她模仿姐姐的喜好是個錯誤!平平將難得的機會給掐斷!

「唉、白井同學是怎麼了?」

「不不不沒事,待會就恢復了!」美琴完全不擔心一臉此生無可戀的學妹,「是說,關於妳昨天說的『幻想御手』能不能再說詳細一點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