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片段1

 

阿斯利安第一次發覺喜歡上一個女孩子是在那個時候。

沒有漫天的花雪、沒有燦爛到不可思議的背景,純粹只是和以往的每一天一樣,平凡到使人忍不住懷疑自己是否陷入夢魔所製造的美好幻境。

對於男孩子而言,戀愛這個話題似乎不怎麼重要,至少在某段時間內,他們都不曾討論相關話題。比起與哪個女孩子交往,十幾歲的男孩子顯然對於幻兵武器與冒險更加重視。

然而,確認到自己喜歡那名女孩子時,世界中心忽然傾斜,能在人群中一眼找到她,就算無意識,在社交場合裡一開始會先尋找對方。

如果說,喜歡要有個明確時間點的話,大該是那個時候吧。

與那個人並不是同班,但對方的交友範圍似乎很廣,他蠻常在其他人口中聽見對方的名字,尤其她的搭擋正好和他同班。有時候,那個人會過來他們班串門子。

有一頭及腰的白色長髮,總隨意找條緞帶綁著,看到她的時候不是穿紫袍就是校服,而且長相不得不說很漂亮,是那種回頭率幾近百分百的那種。漂亮的人很多,阿斯利安承認他真心喜歡對方的面容,尤其是彎起翠綠色眼珠子,笑出左臉頰酒窩的時候,只可惜對方並不常露出那模樣。

她不僅相貌好,能力出眾,連血脈也是良好到可怕。最讓阿斯利安驚訝的事,在未來某一天得知那個總是和他理念不對盤的妖精王子和那個人的關係很好,好到可以比擬手足的那種。

她是一個美好到很多人視為裡想的對象。

但是,在那之前,阿斯利安對那個人絲毫沒有愛戀的情懷,頂多對於這個人感到好奇心。

那時候的他還沒拿到紫袍,她還沒升上黑袍的時候。

 

一個雨後的春季,街上殘留水漬,映著原世界難得一見的漂亮藍色天空。

她與她的搭擋不知何緣故,明顯躲在牆角,不知道在看什麼。

他剛完成白袍任務,向提出案件的原世界學校會報完成,打算找個沒人看見的地方使用移動法陣。卻沒想到會見到那個時候就很有名的對方,複姓百里,單字春,

百里春。

基於對方並不想讓人發現,他並沒有上前打招呼。況且他們並沒有相識到那種地步,如果說正好打擾女孩子的行程不是很尷尬嗎

他的同班同學與她一前一後躲在花叢裡,穿著不知名的制服,兩人縮在一起,小小聲的商討什麼,最後將視線望向遠方。

順便一提,即使對方將那頭顯眼的白髮染黑,精緻的面孔依然顯眼……不,應該說她們的舉動實在太過詭異,躲在牆角什麼的……他見到有人發現那對搭擋立即施展法術,混淆發現者的視線。

如果說那對搭擋真的在執行任務,今天完美完成的話,他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那個人在他的印象中是名幹練帥氣的女性,完成率接近百分百,說不定是個完美主義者。沒想到在於細節的部分有著說不出的迷糊--認識之後,那個人的迷糊度完全是個迷,不曉得對方是怎麼考到黑袍的。

 

阿利,你喜歡怎樣類型的女孩子呢

有時候,聊著聊著,不免被問到這種問題。

那時候,完全只能憑空想像--喜歡的人、會與自己共度幾乎半生的人--在還沒心動以前,沒有依據,他根本沒有任何交往的對象過好嘛!

--大概是溫柔的人吧!

然而他還是回答了。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回答了。

漂亮面孔的、性格活潑有趣的、冷豔高貴型的--這世界上的人太多,理想型大概、只是口頭上說說,真正喜歡上一個人,應該是相處久了就知道。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然而--

 

看到那個人露出這麼寂寞的表情還是第一次。

那個總是笑起來溫柔有禮的學姊,幾乎不曾在人面前擺出這麼無助的模樣。

史上最年輕的黑袍--雖然之後被他弟超越了--代表的是強悍實力,幾乎會讓人忽略他還是個女孩子。

是個,花季少女。

 

牆腳邊緣的她,目光望向學校的某一處。阿斯利安不知道她在看些什麼,也不想知道她在看什麼。

那種表情讓人看了覺得心疼。

然後,他就站在那裡,一整個下午,直至她離開。

阿斯利安覺得他肯定瘋了。

 

他是在很久之後才知曉自己的這份心情叫作喜歡。

 

============================================

2016年第一篇

去年太廢了,完全沒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