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才能

 

0

才能需要開花才能結果,感覺需要時間才能磨練。

 

1

有栖川瞳有一個天才般的母親。

作為一個引領時尚尖峰的人,身為她的孩子,瞳有時候不曉得該不該引以為傲。

小時後,媽媽曾帶她去工作的場合,工作起來的媽媽完全不是個稱職的母親,時常忘記還沒上小學的女兒是不是有正常用餐,會不會不見。

只是在最初的時候說瞳醬,在這裡等媽媽喔,這裡的東西都是媽媽都可以用,想上廁所找在那邊的姐姐說喔

然後,

再次見到媽媽已經是一天以後的事了。

瞳曾經期待總是在工作的媽媽可以帶上她,對於年幼的孩子而言,沒有什麼比母親還要重要。比起去幼稚園玩,她喜歡看母親工作。

但是,名為有栖川綾乃的母親總一轉身,就不在孩子面前。

 

「瞳醬還真乖,有什麼想吃的嗎?叔叔下次買給妳。」

作為母親經紀人的山本叔叔有時後會這麼誇獎她。

「媽媽什麼時後才會休假呢?」只要一這麼問,山本叔叔會露出不曉得該怎麼說的表情,所以一兩次後,瞳便放棄尋找答案。

--因為母親是享譽國際的天才設計師,無時無刻有人找。

在長大一點的瞳已經不會在找尋母親的背影。

母親所在的位置太過明亮,足以燃燒整個視線,非常刺眼。

 

2

所有人都不意外有栖川瞳會走上和有栖川綾乃一樣的道路。

就像獵人的孩子會是獵人,農夫的孩子會是農夫。

這是一個常態。

不是說非得繼承來自上一代的事物,但因這個社會如此是常態。

瞳開始畫畫,每個人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

就連明明理念不合卻不知道為什麼和母親結婚最後以離婚收尾的父親也是這麼認為,有栖川的孩子會走向藝術這條路,是命運。

所有人都認為,下意識下期待下一個天才的誕生。

除了,那名天才之外。

「--瞳醬沒有天賦喔!」在時尚界殺出一條血路的女人用天真的語氣斷定。

身為母親的有栖川綾乃這麼對自己的女兒說。

不,應該說,是以藝術界頂端者之一的前輩所說的話。

天才的孩子是凡人。

「一看就知道的事喔!瞳的畫一點也不有趣,沒有哇那種驚喜感,只是畫而已喔!」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擅長和不擅長的事。

有栖川綾乃,大概不擅長做一個母親--至少,身為一個母親不會對一個才小學二年級的孩子說出扼殺夢想的話。

 

3

所追逐得前方沒有終點。

一開始,有栖川瞳就知曉。

身為凡人,她永遠明白被冠為天才之名的母親為什麼是天才。

那、不是僅靠努力能追上的。

 

4

『瞳有瞳的優點嘛,吶、妳看像我的美勞作品……』幼馴染及川徹拿出自己以及格分數通過的黏土作品。

還真是慘不忍睹。

『……至少還看得出來像一隻貓。』被安慰的人反過來安慰別人。因為男孩子手上的動物可能要用傳說中第三隻眼才看得出來是什麼。

『--是狗、是狗喔!』

喔啊,可能不能用慘不忍睹形容。

 

5

天賦是天上給予的才能。有的人擁有,有的人沒有,世界從來是不公平的--然而,對這點而言又何其公平。

就像在時尚界能呼風喚雨的母親在家裡根本是笨蛋。

『下次,』幼馴染哭著這麼說,『下次一定要讓牛若哭著趴在地上說我輸了,輸給及川天才。』

初中最後一場比賽,北川第一對上白鳥澤,及川徹對上牛島若利,輸了。

連輸三年。

『--笨蛋!是輸給青葉城西才對!』幼馴染之二也哭著,但仍不忘朝及川揍一拳。

 

凡才對上天才。

怎麼看都會是天才勝利才對吧?

有栖川瞳這麼認為,卻也不認為。

努力追不上,就繼續努力。

母親是那麼的耀眼無法直視,但是仍想見母親所看的世界。

及川也是。

岩泉也是。

終點是多麼渺茫,路途是絕望鋪成的。

可是,依舊想看見金字塔最頂端的風景。

凡才們只要前進,不被絕望壓制住,那麼,總有一天能到達的。

--無論要花多久的時間。

 

6

天賦,與生俱來。

才能,是可以培養的。

 

-隨筆3/3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