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不想讓你知道(上)

 

1.

「百里學姊?」熟悉的嗓音,溫暖的音調,在他呼喚之下,春下意識下僵了一下,而後才緩緩抬頭。印象中的爽朗笑臉出現在眼前,席雷.阿斯利安穿著些許殘破的紫袍,左臉頰貼著一塊OK蹦,模樣看起來挺狼狽的。

對上學弟的暖色瞳孔,對方笑得一臉燦爛,心靈狀態完全不像任務歸來、體力歸零的模樣……似乎再接三四個都沒有問題。

「……你不去醫療室一趟嗎?」

半响,春才提出自己的疑惑。

「是要去沒錯。」阿斯利安從善如流回應:「但看到學姊坐在這裡就來打聲招呼。」

「啊、是嘛?」學弟的回應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但聽起來似乎哪裡有點怪,春想了想,或許是因為心理因素的關係,所以才會覺得眼前這個人……該怎麼說呢、自從他說了那樣的話,就是怎麼看怎麼介意,以前明明沒怎麼注意的,「午安。」

招呼也打了,然而眼前的少年似乎還不打算離開,春盯著他幾秒出言提醒。

「醫療室不在這裡喔。」

「學姊你在等什麼人嗎?」對方完全無視她想趕人的話語。

「……」腦中跳過『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不關你的事吧』、『坐在這裡不行嗎』幾段對話,春最後仍乖乖回答:「褚的姐姐。」

「欸、你們認識?」阿斯利安原先做好心理準備對方可能不會理會他,沒想到答案完全不在預料之中,實在令他驚訝不只一下。

「很奇怪嗎?雖然小玥的職位是巡司,但仍會有合作的時候。」

「不是這個意思。」

褐髮褐眼的少年笑起來很暖,春忽然發現她喜歡看眼前這個人笑起來的模樣。

「我的意思是,我的情報裡面缺少了你這方面的資料。」然而對方說出的話完全不令她覺得暖。

「等等,你為甚麼要有我的情報!不對!那些情報打哪來的!」春眼神死的看著面前的學弟,一向少話的她難得吐槽。身為黑袍竟然有種被跟蹤的感覺,實在太可怕了。

「我認為喜歡一個人想知道她全部的事,是件理所當然的反應。順帶一說,來源是商業機密。」

這根本是跟蹤狂的等級了吧!

春覺得最近自己面對學弟時,壓力都好大該不會是這個原因吧。

她還沒想好要怎麼回應對方這個月以來第三十四次、直球式的告白,眼前忽然被一本黑色的簿子隔開。春還看到上面燙著金色的字體,明顯就是開會紀錄的小冊子。

「可以不要在出入口放閃嗎?看了很礙眼!」拿著簿子的人絲毫沒有任何客氣,直接分開擋在會議室大門的兩人。

「不好意思。」這是阿斯利安。

「沒有,只是打聲招呼而已!」春幾乎和學弟一起開口。

可惜門後面的一群人顯然忽視她的話,一面朝春和阿斯利安投以曖昧的眼神,一面附和難得說了句眾人的心聲的紫袍巡司。

人稱惡鬼的巡司大人往身後瞪一眼,一群人立即拉上嘴巴,很快消失在原地。效果可能比貼在家家戶戶門外的門神還有用。

「招呼也打了,席雷你還有事嗎?」見其他都走光,但狩人少年仍一臉笑咪咪再原地的模樣,褚冥玥挑起眉看了一眼問。

「不,沒事,我先離開了。」阻礙太強,阿斯利安決定下次再聊。

「等等、阿斯利安。」春叫住往醫療室方向的學弟。

對方轉過身後,表情相當微妙。因為他不認為對方會挽留他。

「我不會喜歡的,請你放棄吧。」春慎重回絕,一如以往。

阿斯利安笑了笑,同樣回應一樣的答案。

--我還不打算放棄。

少年溫暖的聲線不見任何失落。

 

我還不打算放棄。

一如第一次收到回應,少年依然一臉笑容。

如何才能讓你放棄呢?

春想不到問題的答案。

 

「妳臉很紅。」

褚冥玥嘖了聲發表評論。

「欸?」春摸了摸臉龐,雖然看不見自己的模樣,但很燙。全身上下,在聽見那個人的嗓音後越發不對勁,理智告知自己冷靜、必須冷靜,除了冷靜下來,否則……否則很快會沉陷下去。

「……就好像熱戀那樣。」這麼說得友人瞇起眼,平時看人的視線本來就相當銳利,春覺得她似乎看透什麼。

「不……我是不會戀愛的,我不打算談戀愛。」所以,不可能喜歡上任何人。

「妳說得很有趣嘛!」褚冥玥往上拋起會議紀錄本,眨眼之間,黑色本子很快消失在這個空間裡。而後露出看到好玩事物的表情開口:「不會戀愛,不打算談戀愛。連考慮都不考慮,直接打回槍呀!」

春幾乎只能發出氣音回應。

「春春,事情沒有絕對。就像然最後還是栽在辛西亞那裡……等等!妳該不會早就喜歡上了吧!」

「……我不想回應這個問題。」春覺得自己是在辯白。

毫無重量感的辯解。連自己也無法相信。

是喜歡嗎?

不能回答。

她還沒有做好準備。

褚冥玥嘖嘖了幾聲,親眼看著友人的臉頰紅得像滾燙的蝦子,雙眼開始迷茫起來。答案幾乎可以肯定了,只是對方並不打算承認。

應該說……她還沒有察覺到?理性上還沒有察覺到?

――誰知道呢?

 

「一定要喜歡上一個人嗎?」到達今天約定的餐館後,春才緩緩問出口。明明以往的形象都是高貴又可靠的黑袍,此時卻像一個迷路的孩子。

「我覺得自己不用喜歡上任何人,也能過得好好的。所以,我不明白那個人為甚麼那麼地理所當然說出喜歡。」

為甚麼會喜歡我?

認知裡,喜歡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對神明而言,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牛郎與織女。

所以說,如果沒有相戀,那麼、就不會有以後。

對春而言,喜歡與被喜歡只是一件困擾的事。

 

「這個問題妳好像問錯人了。」褚冥玥直接跳過問題。「不過,我覺得席雷弟應該不會就這麼放棄。而且他很麻煩,說實在。」

春十分認同友人的評價,畢竟再怎麼冷落狩人學弟,對方都有辦法笑出一張燦爛的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