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稍縱即逝

 

*山姥切中心  雖然最後收場的是鶴丸

 

他,是她的第一把刀。

「我是山姥切國廣。根據足利城城主長尾顯長的依賴所鍛造的。……是山姥切的仿製。」

和那孩子見面的剎那,相視無言。

年幼的審神者睜大與他相同色澤的雙眼,眨呀眨的,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但是,我才不是什麼冒牌貨。是國廣的第一傑作……!」

然而,

對方什麼反應也沒有,仍睜著眼睛,一臉不明所以的模樣。

不管嘲諷鄙視,還是安慰……完全都沒有,一下子之間,山姥切國廣不知如何是好。畢竟,以人型顯世和作為刀具的感覺,有那麼大的差距。他還真不懂人類到地在想些什麼,如同每個得到它的人類,一面讚美國廣的作品,又一面可惜他不是真品……明明同樣出自於國廣之手呀!

對方沈默的時間久到山姥切認真在思考要不要乾脆回爐重造好了。或許這個人也是一樣的,看見他說不定失望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哥哥?」

年幼的孩子吐出極為奇怪的發音。

明明說著聽得懂的語言,但好像哪裡怪怪的。

山姥切在不安時習慣拉下蓋在頭上的披肩,讓自己完全被包覆其中,這樣好像能得到一些保護似的。

可惜,年幼的審神者不按牌出招。這也是年幼的好處。

她直接靠近山姥切國廣,利用身高優勢,由下往上看,山姥切國廣陰影之下的表情完全被看得一清二楚。

「妳……」山姥切還來不及問審神者究竟要做甚麼。

年幼的審神者伸出纖細的手臂,一左一右抓住他的披肩,一下子之間拉近他們的距離,用軟綿綿的童音開口:「……哥哥。」

可能把他認成誰了,山姥切想。

「我是國廣的作品,不是妳的哥哥。」

這麼說後,年幼的審神者好像很開心,彎起綠眼笑了出來,是個很漂亮的小孩。但山姥切更加不明所以。

 

他的主人是個金髮綠眼的女孩子,而且相當黏人。

他明明、明明完全不想理會她,不管怎麼藏匿誰知道怎會一天到晚被發現,就連夜晚睡覺時還被迫要一起睡覺。他心累呀!

事說他們之間應該是主人和部下的關係,為甚麼變成父親和女兒的關係呢?

山姥切已經不想知道為甚麼了。總之,就是莫名其妙。

 

那個人一開始不會說日語、那個人一開始並不曉得來這裏是要做些甚麼、那個人不喜歡自己一個人、那個人不敢一個睡,山姥切認識的那個孩子在短短的一眨眼間,已經變成一個能說善道的少女,而且能和本丸最混帳的鶴丸爭的不相上下。

同樣,從一開始也沒變過,單只會喊他哥哥。

人類的時間何其短暫。

如曇花一現。

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原本抱住他才到他的腰部高度而已。

 

「國廣哥?」

因為聽到熟悉的聲音,山姥切國廣睜開眼來。

已經二八年華的少女一臉髒兮兮的爬上樹來,先不說她到底如何找到藏在樹上的他,難道審神者不曉得自己是女孩子嗎?

「來我一把嘛!」像是在撒嬌的腔調。審神者一手抓著枝幹,一手還揮了下,看得山姥切心驚膽跳的。

山姥切無可奈何,他伸手抓住審神者的手,拉了她上來坐。

「……歌仙會生氣的。」

「欸欸〜那哥哥你就不說嘛,你不說就沒人知道啦!」審神者說著她的完美計畫。

雖然最後因為鶴丸也跑上來搗亂,因為三個人太重的關係,導致枝幹斷裂,三人全部都掉下來――動靜太大,完全避不了歌仙質問。

山姥切還因此被迫立下不平等條約,被嚴禁躲在樹上……山姥切覺得他超無辜的。

 

所有的畫面都好像在昨日。

他們可以活上千上百年,然而人類就沒有辦法。

時間有限。卻不曉得,原來一秒一分何其短暫。

 

山姥切牽著年邁審神者的手,緩步在回到本丸的道路上。

那個滿是繭與皺紋的手有點冰冷,好像歲月奪走了溫度。

神審者走得很緩,微彎的背好像隨時都會折下來似的。

原是燦爛的金髮在夕陽下有些橘,刻上歲月痕跡的臉一半在光裡,一半在陰影裡,山姥切忽然覺得有些許不真實。

明明、不久之前,那個孩子還牽著他的手,一蹦一跳像初生的小鹿般雀躍。

這之間的時間到哪裡去了呢

 

或許感覺到他的目光。

審神者開口:「怎麼了?國廣哥?」

「不、沒什麼。」外貌年輕的付喪神回應。

如果從背後看,應該像孫子和奶奶吧。山姥切想。

 

――時間、好快。

可不可以再延長一點點呢。

 

那是一種感覺,莫名的、就是覺得……那個時刻快到了。

沒有人可以阻止。

 

「會害怕嗎?」

人類的時間有限,百年之內必接受黃泉的召喚。

山姥切曾經在某天午後,這麼詢問自己的主人。

年邁的審神者胃口很好,吞了自己的糰子後,連帶山姥切的也吃了一半。對方對於山姥切忽然問出的問題感到不解。因為印象中的山姥切,相當沉默,即使有疑問也很少問出口。

「欸、害怕嗎?」審神者彎起綠眼,眼眶旁的細紋一條又一條,沉默了一下,才笑著回應:「那個時候,哥哥會在我的身旁吧。」

「啊?」

「對吧,哥哥會一直在我身旁吧。」

――啊、太狡猾了,竟然用肯定句。雖然說確實是肯定的,只要是這個人的要求,一定會達成的,所以說、所以說,會一直陪在他身旁,直至永遠。

「那麼、我就不會害怕。」那是相當純粹的笑容,為了強調自己的發言,審神者再次開口:「只要哥哥在,我就不會害怕。」

真是狡猾的發言。

 

再然後、再然後……

他眼見那個人越來越虛弱,醒著的時間越來越少,每一次閉上眼都像是要永眠似的。

他甚麼都做不了,僅能眼睜睜看著。

沒有甚麼比現在還痛苦。

 

停不下來,流失的時間好比握在掌心的細沙,無論如何呵護,就是一點一滴滑出掌心。

好奇怪,他們分明被稱為付喪神,雖為神明末端,但好歹是神祇呀,可是卻連這種事也沒辦法做――如果那個人,能遠永的、永遠的留在這邊就好了。

 

最終,那個時刻還是來了。

不得不來。

最先感到異樣的是小夜。

他說原本正熟睡的審神者忽然醒過來,吵著要吃布丁。很奇怪。

小夜急急忙忙地奔向廚房,光宗正在準備晚餐,而山姥切正忙著挑著豆芽菜。

一聽他就覺得不妙,也不曉得不妙在哪裡。

總之,就是預感。

主宰廚房大權的光宗都還沒說些甚麼,山姥切拉著披肩急急忙忙越過站在忙口喘氣的小夜,要到那個人身邊。

因為,已經答應過她了。會在她身邊的。

所以――

拉開審神者臥室的大門,一抹白色的身影在那個人身旁耍寶。

審神者有些泛白的長髮披在左肩,呼吸很安穩,一臉想把眼前的人轟出去,但做不到的憋屈樣。

 

見到他來了,審神者瞇起綠眼,語氣甚是平淡:「就要結束了,哥哥。」

山姥切忽然看見年幼的審神者笑起來的模樣。

帶著奇怪面具的鶴丸難得安靜了下來。

下一秒,全身幾乎只有白色的付喪神半跪在主人面前,沒有面具遮住的綺麗面容一副要哭的模樣。

山姥切從來沒有見過本丸著名的頑童的這副樣子。

「要哭了嗎?鶴丸?」審神者竟然還有心情挑釁鶴丸。

「如果你不走的話,要我哭多少次都行!」鶴丸還討價還價。

「有點困難呢,畢竟我都活了那麼的久,再一下下可能有點問題。」審神者佈滿皺紋的手捧著鶴丸的臉蛋,後者為了讓那個人方便而微彎起腰。

從山姥切的方向看來,那兩個人就好像要親吻對方。

鶴丸的眼眶泛紅,金瞳眨呀眨的。

「不哭呀,哭了就不好看啦!」

鶴丸揉了揉眼,說了句不哭我才不哭呢,轉過頭來才發現山姥切國廣哭了出來。

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翠綠的雙眼盯著審神者,無聲哭著。

「欸欸欸欸欸!」

「呦、山姥切你也哭太快了!嗚哇!又不是我的錯!」

明明是老人家力氣還那大,審神者趁鶴丸的注意力不再她身上,一個手刀往鶴丸腰上打下去,意示對方去安慰安慰一下。

但那個顯然該被安慰一下的青年卻說:「出去一下,鶴丸。」

夾在兩個人中間的鶴丸嘆了一口氣,認命的離開。

 

「還會再見嗎?」

山姥切的嗓音帶著哭腔。

審神者對他招了招手,要他過去她身邊。

「不知道呢。」

「……不要離開好嗎?」山姥切這麼說後,哭得更兇。

「有點困難呢。」

「那帶我離開好嗎?」

「不要。」

「……太任性了。」

山姥切好像聽見審神者笑了起來。

對方的手很冰冷,輕輕摸在他的臉上,試圖擦乾眼淚。

「……是哥哥任性才對吧!」她說。

 

最後的鐘聲就要敲響了。

就要到了不得不離開的時刻。

 

山姥切不曉得哭了多久,等到收拾好情緒,擦乾眼淚,那個人始終笑著。

明明該哭的人是她才對,但為甚麼笑著呢?

「我去通知大家。」

他是她的第一把刀。

除了遠征和休假,幾乎都由他擔任近侍的職位。

這件事情由他做最合適。

「拜託囉,哥哥。」

審神者還是這麼稱呼他。

 

刀劍擁有近乎無限的時間,這是山姥切第一次思考時間的長短,也是第一次感到時間的流逝。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這段時間永遠停留,甚至回到初見的時候,再重來一次。

然而,這是不可能的。

越希望可以實現,就越發絕不可能。

 

「真偏心呢。」

見山姥切離開寢室,鶴丸抱怨著進來。

「不就是的一把刀,我還是第三把呢。」

「不一樣喔,因為他是我的兄長。而鶴丸只是鶴丸。」

鶴丸皺著眉,對於審神者的回答表示不滿。

他握上審神者的手,是冰冷的、是沒有生氣的。

「如果,我是第一把刀的話,在您心中,是不是也是特別的?」

「為甚麼到這種時刻,反而是你們比較任性呢?」

「如果用清光的話來說就是――妳還愛我嗎?就算從今以後,我都不在妳的身邊,妳還是會愛我的吧。」

「所以說為甚麼是用肯定句作為結尾,鶴丸真的好狡猾。」

「啊啦,被發現了。」一向愛惡作劇的付喪神認真起來比誰都還要成熟,「所以說,小咲良還是會害怕吧。」

「並沒有。」

「不會笑妳的喔,現在哭的話,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看得見喔!」

這麼說的鶴丸輕輕抱著年邁的審神者。

「這樣、我也看不見了。」

他說。

那個人,最終還是哭了。

 

----------------------------------

這篇寫得有點趕,原本只打算寫約一千五左右,沒想到.....

有錯字或不順暢請見諒,可以的話也可以通知我,我會愛你的,現在要去趕論文了......by這邊是一碰論文就想寫小段子的皋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