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03.在呼喚你的名字之後 

*及川X有栖川(自創)

*不要問我這篇有何意義......大概,練習吧@v@

 

命運是一個神奇的東西。 

儘管不想服從,但及川不得不承認,就像承認初中時代的學弟所擁有的天賦。 

,這麼想、還真是討厭。 

非常討厭。 

以為不可能的東西,莫名的出現。 

命運總在出其不意的地方賞你一拳。 

比如該死的牛若。 

 

不,應該冷靜一點才對。 

及川呀及川,對,吸一口氣,吐出來,再吸一口氣-- 

岩醬救命!!!小躺在我的床上呀毫無意識的躺在我的床上呀,怎麼辦!!!】 

下一秒,及川果斷發送及時通訊給好友。 

時間,凌晨一點零三分。 

幾秒後沒有收到回信,及川再次按下按鍵。 

毫無防備的少女耶!我該怎麼辦,好想下手,你說我能不能下手!!!】 

而且順手拍了一張睡著了的女孩子。 

女孩子還穿著今早去神社參拜的和服,漂亮的髮型也未卸下來。睡得很深,胸口的起伏規律。 

[人渣!!!!]秒回 

這不能怪我呀!對交往中的男女而言,會有這種想法是正常的吧!話說回來原來你還沒睡呀,岩醬,怎麼辦小好可愛!】 

然後毫無意義的發了一張自己的自拍照。 

[吵死了垃圾川!你知道現在幾點嗎!去客廳打地鋪吧!] 

好過分喔!可是現在睡不著啊…春心蕩漾中! 

岩泉一,已讀不回。 

 

--完蛋了,真的睡不著了。 

喜歡的女孩子毫無防備躺在自己的床上,只要這麼一想,睡意全無。 

及川搓了搓的臉頰,柔軟光滑的肌膚摸起來的觸感很好,好想咬一口試試…不!這麼做了話會被殺的,小一定會殺了我的! 

他及時停止往下探的身子,發覺自己繼續在這裡一定會發生不妙的事。 

拉好被子蓋在女朋友身上,及川無奈的捎了捎後腦勺,看來自己真的得睡客廳了--不然真不妙呀! 

 

以前,到底是怎麼過的呀? 

及川盤坐在床前,盯著熟睡的女孩子面龐回想。 

身為一起長大的幼馴染,也不是沒有睡在一起的經驗,甚至到了初中,有好幾次幫他補課補到先睡在他床上,那時候…他是怎麼做的呢? 

  1. 叫青梅起來回家。 
  2. 他睡地板。 
  3. 他睡青梅家。 

--嗯、好像都不是這麼做的耶! 

及川越想越不對勁。 

忽然覺得臉頰發燙起來,真要命,為什麼以前到了高中還敢睡在一起!!!如果岩醬一起過夜他還是三人打地鋪一起睡耶!!! 

幼馴染還真的是… 

 

呀、妳為什麼先睡了呀,這樣及川先生超痛苦的耶!還有,我畢竟是男孩子,還是妳男朋友,妳這樣完全安心的模樣睡著,我不曉得該不該開心還是擔憂耶! 

少年的煩惱完全沒有干擾到女孩子熟睡。 

及川將臉頰貼在床緣,升上高中後抽高不少的身體不太能適應床的高度,他必須彎起腰調整坐的姿勢身體才不會抗議。 

記憶中,好像有一次也是這樣。 

那時發生了什麼事… 

可能是因為一起長大的關係,有這個人完全不能歸列於男生或女生這種二分法的法則下。怎麼說呢,不能說不像女孩子,性格上也不算男孩子氣,總之,嗯、在及川心中的有只是有這個屬性。 

『畢竟從幼兒園就認識了,在意識到男女的性別之差前,先認識的就是有這個人吧。』用阿松的說法來說大概是這樣吧。這點,岩泉也認同。 

至於為什麼會喜歡上,為什麼會發覺這個人還是女孩子,大概僅能歸列於不可思議事件裡了。 

因為,岩醬也是和他們一起長大的呀。 

他喜歡上有但岩醬沒有。 

『--難道你完全沒有發現嗎!雖然早知道你是這副樣子,但是你不是非常擅長這方面的事嗎,看穿人家心裡那些小心思,我認識的及川應該更加卑鄙一點才對呀,白!』 

『等等,你到底在誇獎我還是嫌棄我!』 

『我只是陳訴事實而已。』 

原來我在岩醬心中算是卑鄙的,我看錯你了岩醬 

『垃圾川,現在不是在跟你討論這個,還有你根本不能只算是卑鄙,根本垃圾!』 

嗚哇過份!! 

為什麼會看上你呀,明明還有更好的,啊、乾脆分手算了! 

『等、等等等等等等--岩泉你要去哪!』 

啊,為什回憶是這麼糟糕的內容呀! 

 

「……及川?」 

睜開眼來的時候,竹馬君正搓著她的臉頰,露出一臉哀怨的表情。 

「啊,抱歉,我睡著了,要不--分你一半?」 

然而,這麼說反而令及川扭捏起來 

 

幼馴染果然是糟糕的關係。 

及川再次抱怨。 

 

「--我說呀,瞳,我可是男性喔!」 

「嗯,我知道呀。」 

「…還真是超挫敗的呀!」見青梅如此平淡的回覆,及川拍了拍臉頰,說:「還有,這是我的房間吧!為什麼瞳說的好像是你的! 

然後,有一面打哈欠,一面起身,坐在床緣和竹馬上一下對望。起的髮型因壓到有些鬆動,而且很重。她這麼想。下一秒,不顧房間的主人還鼓起臉頰一副不滿的模樣,動手開始拆飾。 

新年參拜她是和及川家一起去的,往年一向如此。除非母親回國或父親有空閒。 

 

「如果我跟阿姨說我想要阿彻的房間,絕對會變成我的。」 

「到底誰才是親生的呀!,等等妳剛剛喊我什麼?」 

「…~ 

「啊啊啊啊啊~」發出慘叫的高中男子捂住臉,悶在掌心的聲音有些模糊:「為什麼這時候喊我名字呀明明平常死都不肯 

你說呢?」 

「太卑鄙了! 

 

「及川!閉嘴 

及川原想抱怨的內容全在隔壁的姐姐怒喊中沉寂。 

 

--強制中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