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一

 

 

 

 

 

漫天的花海,存在白色之中,有一個小小的存在。



相同的面孔,相同的髮色,相同色澤的瞳孔。



在鏡中,有另一個她。



──在這世上,還有一個我。



她知道的,在出生之前,她知道半身的存在。



是一樣的。



沒有人可以取代的相同存在。



她是妳。妳是她。



──我們只會是羽佐見。





 

那年她七歲。



背著同樣年紀的胞妹走在開滿芒花的泥徑小路上。

 

 

風吹起,順著飄起的白芒花就像是像著雪一般。是的,如同山上那片無止盡白茫茫的雪。



──姐姐、姐姐,我想大哥的燉湯了!



胞妹甜甜軟軟的嗓音輕輕想在她耳畔。



她說,姐姐煮給妳。



年幼的妹妹輕輕地笑了起來。



她們都知道,明白的、深深的了解





──再也回不去了。



 

在她們還未出生的時候,她們早被命名。

 

 

只有活下去的那個人,才能真正被稱之為「羽佐見」。

 

 

 

 

 

「歲,你太慢了。」



漂亮的淺金色長髮任意紮著垂在胸前,女孩在逆光之中看不清楚表情為何,不過,他卻知道女孩今天心情不錯,無非在於她笑得咯咯咯的好不快樂。



遲到的男孩聽見女孩不帶任何責備的好聽嗓音,他首先好好道歉,再從內袋掏出作為賠罪的糖。爺爺說,讓女孩子等待是罪過,所以男孩將好不容易見到的兄長送的一盒糖全拿了出來。



女孩異色同裡睜的老大,隨即接過手。糖果盒上繪著兩隻兔子繫著同一條緞帶,一隻藍眼、一隻金眼。她隨裡面隨意挑走一顆,闔上鐵盒全歸給被她稱為歲的男孩。



歲發出訝異的聲音。



「這可是很珍貴的東西喔。」



面目精緻的女孩燦爛一笑。



歲不明白所謂的珍貴到底是什麼,不過還是老實收回。雖然他朋友並不怎麼正經,但說出口的話卻有一定程度有用。



「那麼──歲遲到了就請客吧!」



「我想那應該不是遲不遲到的問題,三雲妳根本是要來敲詐我的吧!」



自從認識後,歲從來沒見過對方掏出一毛錢說要請客。他還記得上次吃飯的理由竟是因為三雲失戀。



「哎,這可是友誼交流的方式耶!」



三雲眨眨漂亮的異色瞳,漾出嘴邊的酒窩。



歲覺得他一定臉紅了。因為三雲看著她咯咯咯笑著。

 

 

爺爺說,這個女孩子長大以後一定是個禍水。在歲眼裡,十二歲的三雲老早就是了。





 

歲今年十一,和上面最小的兄長相差六年頭。為貿易商格狄恩家最小的孩子,排行小五,分別有兩位兄長和兩位姐姐。


 

兄長姐們不是畢業繼承家業,不然就是就學中。



格狄恩家退休的前任當家看年幼的歲待在家裡貌似無聊,於是帶上他踏上名為「成為格狄恩家男人」的旅程。並且是強迫性參加,這讓歲深深認為這是因為爺爺害怕寂寞才拉他一起上路的。



歲和三雲認識在一年前,那時的他才剛和爺爺進入「黑街」這個地方不久。



「黑街」有別於一般的貿易區,爺爺說,這裡只要有買家就會有賣家,無所不有,連靈魂都能販賣的地方。



十歲的他不能完全明白爺爺口中「黑街」的樣貌,但他知道這裡和以往旅行的地方完全不同。



「黑街」在各時空交會的裂縫中,不是任何國家、任何自治區的領地,並不是說沒有任何統治者想擁有這片土地,而是沒有人有自信可以控管。畢竟,「黑街」這個地方太多種族、太多干涉,只要一個不小心,可是會引起大規模的戰亂。



不過,傳說中的羽佐見一族在「黑街」據說有相當的勢力。



「阿啦、這位小弟弟,這裡未成年不得進入喔!」



聞聲回首。十歲的歲看見和他相差無幾的男孩,雖然之後對方明確表明是女的。



脣紅齒白,五官精緻,相當漂亮的一個孩子。



那個人雖然長的漂亮,甚至比自家姐姐還美,最讓歲印象深刻的莫過於臉上那對異色瞳。左藍右黃,很怪異卻很漂亮,像極四哥給的琉璃珠。



「……眼睛……」



等到發現時,歲已經伸出手摸在那個人的眼眶上。



「哎、眼睛嗎?還真奇怪。這個可是很重要的人和我交換的呢,漂亮吧!」



她說。



對方約比歲高了半截頭,她的手覆在歲伸出來的手背上,動作輕柔,比擁有貴族血脈的他還要優雅。

 

 

「漂、漂亮!和琉璃珠一樣!」



或許太過興奮,歲有點結巴的開口。



「琉璃珠是嗎?我還比較喜歡可以吃的耶!」



爺爺說,他只是一個不小心沒注意,他家孫子就許配給別人家了。



十歲的歲很喜歡那個人笑起來的樣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