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森林】Mother
  
  
  
  
  要怎麼做才能和一個人老死不相往來呢?
  
  約想。
  
  
  
  昨晚,他忽然夢見那個時候。
  
  不和諧的鋼琴聲音緩慢且雜亂地奏起,鍵與鍵間根本無法形成一首曲子,頂多只是個噪音。對,吵死人的噪音。
  
  然而,是她懷念而又熟悉的模樣。
  
  第一次和她見面。
  
  銘印之刻。
  
  對方冷冽的眼神充滿不悅,約知道,那是針對他的。不是會場上繁雜的大人,不是她身後高挑的男孩子,更不是對於鋼琴的不滿。女孩子的藍眼裡,深深寫著對他的不愉悅。
  
  因為,那時,沒有人比他更加接近那個女孩子。
  
  比起慌張,那時的約更多的是疑惑。他是做了什麼而導致女孩子這般對他。啊,之後那種突兀的疑惑感很快被恐懼淹沒。
  
  因為今天是他和母親的節日。
  
  他的母親最終要嫁給一個男人。而今天是那個人替他們辦的晚宴,為了公諸於世人,從此他的姓變成「黑曜」。
  
  無法抵抗,只能默默接受。
  
  約不清楚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或許曾經有見過,但他真的不記得了,連個模糊的背影也不復存在。
  
  所以,約其實想對母親說,沒有父親也無所謂。可當她一看見母親凝視他的薰紫眼,約莫名無法吐出口。
  
  他的母親是個沉默的人,如果他沒有開口說話,母親說不定一天下來連開口都不曾有。母親就是這般沉寂的人。彷彿只要隨意移開視線,母親就很快融入背景裡。
  
  ──就像是個隨時隨地會消失的人。
  
  約很害怕。
  
  母親好像藏著些什麼秘密的雙眼,太過巨大的沉默,約每次對上她的眼,原本要吐出口的話中就吞了回去。
  
  約覺得,母親是透過他再看著些什麼。
  
  是父親嗎?他也曾這麼想過。畢竟孩子總有某著地方會像著父母。
  
  那麼,母親,我究竟哪裡像著父親?
  
  約始終沒有說出口。
  
  他不敢問。
  
  他覺得他只要一開口,母親總是帶有一絲憂鬱的眼神很快會承受不住。
  
  他沒有辦法安慰母親。
  
  他的母親是個沉默的人。
  
  他什麼都不明白,對於母親。
  
  所以,今天母親要嫁給一個男人。
  
  約什麼也不能說出口。
  
  是祝福,亦或拒絕。
  
  母親,妳幸福嗎?
  
  他太過於膽小,連這點他也問不出口。
  
  有時候,約覺得自己是提線人偶。
  
  沒有自己的主見,只能默默聽從操作的指令。那時,也是。
  
  
  
  
  珞耶斯芬克,回答我,那時的妳是不是早就看穿我?
  
  一個夜晚,在荊棘園裡,約摀住擁有一頭秀麗長髮的女孩子的耳朵。對方正皺起眉,一張好看的臉此時此刻看起來正坐著惡夢。
  
  約無聲問著。沒有期待答案。
  
  前幾天,他又在殺了一次「母親」。
  
  那個和母親相反的女孩子,等於是他殺她。
  
  噴濺的鮮血歷歷在目。
  
  刻骨銘心的。
  
  什麼是最重要的,他早已看不清。如霧裡看花,連描繪都無法訴說清楚。
  
  ……洛耶。
  
  約輕嘆一口氣。
  自從那個時刻以來。
  
  他,生不如死。
  
  
  露朵說的沒錯。
  
  ──約,你是膽小鬼。
  
  
  
  
  
  --終

 

===========================================

 

最近遇到了不算低落期的低落期,嘛、簡單來說,就是想快點寫些什麼,但是理智上阻止
因為我還有動畫兼網頁等兩樣大魔王呀呀呀呀
1/18開始更新魔禁
第六章很有可能會爆字喔!!!!有沒有很期待!!!!
總之,祝大家期末修羅快點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