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停止的時針(下)

 

沒有審神者的本丸該如何處置呢?

一般來說,當然是「抹去」這個選項最為恰當,對時空而言、對歷史而言,對一切理應當的自然倫理而言——各個審神者的本丸存於時間夾縫是一件突兀、非正常的狀態——然而,「已經發生而且存在」的東西本身就具有意義。

時空管理局為了使歷史回歸原始,也就是恢復最初的、理應當發生的事件,因此在未來的時空消滅過去企圖改變歷史的人,而此機緣出現的「存在」,應應「必然」而出現。

 

雖然本身並非正常。

但,這個存在卻是「必須」發生的。

所以,對於已經存在的夾縫時空,是無法理應然說去除就去除。

 

所以說,已經存在、已經發生的本丸理應當順其自然生存在下去,即使最終點是「消逝」。

 

本丸存於時空夾縫之中,由其主人維持存在。

那麼,身為主人的審神者不再存在呢?

沒有靈力維持的本丸沒有意外的話會隨著靈力的消散而逐漸崩潰。

從「存在」到「不存在」這個狀態是每一座本丸的必經過程,差別在於時間的長短而已。

 

但在本丸消散之前,裡面的居民呢?

 

 

加州清光覺得自己遇見極嚴重的困難。

非常嚴重,超嚴重的那種。

 

這個問題應該可以這麼總結。

——你要選擇自殺死亡呢?還是要等待本丸消失而死亡呢?

雖然最終都是死亡,但自己可以選擇怎麼樣掛掉,難道不是人生中超重要的事情嗎?

 

啊、不!

「——如果你們有意願的話,我可以推薦你們到其他的本丸喔!」

年邁的審神者曾經這麼說過。

他們其實還有一個選擇。

 

是的,「曾經」。

雖然很不想使用過去式的語句,但這是不可挽回的事實,即使強調那個人還存在,也改變不小「真實」。

 

對於阻止歷史軌跡改變的他們,這件事情而言相對諷刺。

如果可以的話,如果有機會的話,如果有方法的話,他、他們絕對會為了阻止主人消逝而改變歷史軌跡。

——至少,加州清光或許會這麼做。

 

明明現在回到過去,回到沖田總司大人的幕末年代,他可以不去關心沖田大人何時發病,去阻止歷史的改變……更準確來說,對現在的加州清光而言,以上兩個選項,後者比前者重要得多了——同時,也就是讓沖田大人往死亡靠近一步,但是,如果對象是審神者呢?

即使主上只是因為年老而逝去,再怎麼想依靠藥物或法術延續,也脫不了多少時間的。

加州清光仍忍不住如此思考。

明明只是殺人的武器,卻如人一般了呢……

 

他的主上是個出色的人。

清光感嘆著。

即使要面對彼岸一端給予的恐懼,她依然把他們當成至寶一樣。

他想,如果可以的話,主上應該也想留下來,留在有我們在的世界。

 

可是,相遇即是分離。

無論如何不願意、無論再怎麼拒絕接受,時間的洪流依舊只會往前。

對於主上的提案,他、他們是不可能接受的。

 

身為刀身的時候,他們沒有主動權,所謂的「主人」或「擁有者」並不是相互建立的關係,有更多時候是因為掠奪或贈送被易主。

即使承認對方是主人,但很可能隔一天就被贈送出去了。

 

現在的他們可是有主動權的噢!

選擇誰是我們的主上是我們的事情,即使要追隨您一起消逝也是我們的事情,與您一點關係都沒有。

百年的陪伴與千年的孤寂您一定不懂。

身為人類之身的您,時間何其短暫。

 

請安心前往彼岸的路上,期望伴隨您的是一生的榮耀與快樂。

無怨、無病、無憂。

請安心的離開吧。

 

主上,加州清光不曉得其他人的選擇,至少,我會留在這個本丸裡面。

即使最後是隨著這座本丸起消失,那也是我的願望。

在您的時間已經停止的時刻,請將回憶的時光留給我們。

 

聽見您停下呼吸、看見您的最後面容,對我們而言是多麼的重要。

即使是離去的時刻,那也是珍貴到足以在未來細細回想。

 

最後的鐘聲響了。

它標記分隔的時間。

鐘塔上的白色鴿子飛起,群鴿振翅飛翔的聲音是您前往彼岸的聲音。

請安心前往吧!

我等將祈求您的安穩與平靜。

 

清光不曉得那個時刻已經過了多久。

擁有將近「永遠」時光的他們,計算時間這件事情相對沒有意義,沒有目的的生存只會讓計算這件事情成為多餘的動作。

——但是呢,那個時刻幾乎每天都會在腦中重現一次……

清光嘆息般低語。

 

清晨的溫度、水流的聲音、陽光的明亮、水果的甜美……依舊正常的運轉。

就好像,您今天只是睡得稍微久一點而已。

 

 

「啊、鶴丸殿下?」

還顯現人形的同伴越來越稀少。

或許和審神者留下來的靈力多寡有關。

「您在……幹嘛?」

一早,清光一如以往一樣上來二樓,也是審神者的主臥。

他打算換上這時節的花。

但是,一拉開門扉,白色的付喪神坐在窗櫺上,望向窗外。

所以,清光看不清對方是何種表情。

 

窗外的風徐徐吹入,將窗簾晃得一上一下。

透著花的香味與微冷的氣味。

如果那個人還在睡的話,山姥切肯定會將眼前的人直接踹下去——要是主上感冒了該怎麼辦?

但是山姥切已經睡著了。

 

「啊、是清光呀!」

鶴丸晃了晃手邊的小酒杯說。

「要不要來一點?」

 

……欸?為什麼你會有酒?」

沒有審神者,表示不會有出陣、更不會外出,所以本丸裡面已經不會有外來的東西。

「應該是次郎哪天私藏起來的……我在天花板找到的。」

……我都不知道該露出怎樣的表情!」

「那來一杯吧?」鶴丸笑著問。

 

「嗚哇、一大早就要變成酒鬼嗎?還真是頹廢的刀生呀!」雖然口頭上這麼說,清光還是接過對方遞過來的酒器。

淡雅的白瓷,酌上如水般剔透的液體,微淡的酒氣參雜一點點花的味道。清光一口飲盡。

 

「這是……桂花的味道?」

「是吧。」

「沒想到放了那麼久,我記得好幾年前……說是好幾年的說法可能是錯誤的,因為我也不曉得過了多久。」清光說著,回憶最深刻的地方是那個人還在的日子,只有那個時候每件事情如數珍寶:「不曉得哪年的中秋,燭台切心血來潮做的酒釀糰子,用的就是桂花做的。」

「欸?應該是吧?啊、我記得了,是櫻小路家送來的吧?」

「嗯、畢竟我們本丸沒有中桂樹呀!」

「這麼說來,不會有桂花酒了呢。」

 

「啊,不過鶴丸殿下也蠻厲害的,都不曉得怎麼找到的。」

「我可是比任何人都熟悉這座本丸喔!」鶴丸得意道:「畢竟呀、所謂的驚喜是需要身經百戰的喔!」

「為什麼主上沒有打死你呢?」這大該是每座本丸都會出現的聲音吧?

……誰知道呢?」

 

他們的本丸有一顆櫻樹。

到了春天,花樹滿開,粉嫩的花瓣如雨一般降下。

輕柔的。

炫美的。

宛如史詩一般的景象。

 

「春天的時候,那個人最喜歡在這個位置的。」鶴丸說。

就算酒瓶裡的酒飲盡,他與清光都沒離開審神者主臥。

從這扇窗望出去,可以看見一株需要幾人環抱才抱得住主幹的櫻樹。

「明明已經春天了,但是、為什麼沒有開呢?」

此時的窗外,只有一棵空有枝幹的櫻樹。

在該是花香鳥鳴的時節,如冬季的庭園顯得蕭條無比。

 

他們的時間也要到盡頭了。

清光突然這麼想。

 

「我明明……有點期待的呢!」

期待什麼?

期待春天?

期待花開?

但是,清光知曉白色付喪神的意思。

——期待在櫻花開滿的日子裡離去。

 

即使您已不在。

但與您擁有同一名字的存在還在這裡。

 

「啊、已經不可能了呢。」

靈力已經無法支付四季流轉,除非有人在注入靈力,否則期望的景象是不可能出現的。

鶴丸躍下窗櫺,拿起腰上的本體,這麼說。

「沒想到有人比我待得要久。」

 

清光覺得有點突然。

但他沒有開口問為什麼。

「告訴你噢,樹下有酒。」想說小秘密一樣,本丸最胡來的付喪神露出有點欠揍的表情:「是那個人埋下的,但那個人隔一年就忘了。」他等著她想起來,但是還沒想起來,她就不在了。

「真難為鶴丸殿下沒有事先挖開來!」

「我也這麼覺得,但人生中總得有期待呦!」

「真討厭呢!」

 

「哈哈哈、可是我蠻喜歡的呢——加州清光,再見了。」

「再見了,鶴丸國永。」

 

映入清光的眼中,是擺滿六十餘振刀具的主臥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皋月 的頭像
皋月

NeverLand

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